首页 - 其它文章 - 正文

肥胖并非一无是处

pangzi

一提到肥胖,人们总是将其和高血压、中风、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联系在一起。其实,我们对肥胖的认识很可能存在误区——有时,它可能对我们的健康是有益的。

胖子会越来越多吗

在美国,肥胖是可预防性的死亡原因之一,仅次于吸烟。在世界范围内,它与多种慢性病紧密联系在一起。即便如此,全世界的肥胖者也没有减少,而是越来越多。如果照这样的趋势继续下去,可能到本世纪中期,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变成胖子。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肥胖的趋势并没有按我们预想的发展。

21世纪初,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流行病专家凯瑟琳·弗莱戈发现,肥胖率并没有持续增长而是趋于平稳。

她还发现,至少自2008年以来,美国肥胖的流行程度没有显著增加,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肥胖比例稳定保持在34%左右。这个“肥胖平稳期”不仅仅出现在美国,在过去10~15年其他发达国家也出现类似的下降趋势。

那么,近年来肥胖率为何没有显著增加呢?德国耶拿大学的研究人员指出,这可能源于优质食品和锻炼。不管原因如何,肥胖率将无限制增长的观点看来需要修改了。

有时胖比瘦好

2002年,美国心脏病专家卡尔·拉维发现一个让人困惑的现象。在他治疗的心脏病患者中,肥胖或超重的患者比那些偏瘦的患者活得更长,而那些体重偏轻的心脏病患者的死亡率是那些超重甚至肥胖的心脏病患者的2倍。这怎么可能呢?众所周知,肥胖对人们的心脏和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有害。

于是,拉维开始深入钻研文献。他发现,大量大规模的研究都与他的结论相符。2012年,一项调查了64000名瑞典心脏病患者的研究发现,肥胖或超重患者的死亡风险比那些正常体重的患者要低。

心脏病绝不可能是唯一因多余的体重而获益的疾病。同样让人惊讶的是,肥胖竟然与Ⅱ型糖尿病患者的命运有着明显的联系。美国西北大学调查了2625名新近诊断出Ⅱ型糖尿病的患者后发现,在调查期间,正常体重患者的死亡率几乎是超重甚至肥胖患者的2倍。类风湿性关节炎和肾脏疾病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如果是超重或是轻度肥胖者,他们活得比正常体重的患者更好。有点胖的人可能更容易挺过许多疾病,这一现象并不少见,人们称其为“肥胖悖论”。

身上的赘肉为什么会对身体有益呢?一种观点认为,体内脂肪包含抗炎症因子和多余的能量,能够支持体内对疾病的防御。更具体的实验指向储存在脂肪里的瘦素,这些多余的脂肪可能对心脏病患者具有保护作用。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肥胖更健康?这仅仅是针对患者,还是对所有人而言呢?“肥胖平稳期”的提出者弗莱戈在一项288万人参与的调查研究中发现,健康和体重之间的关系是U型,而非线性。也就是说,与过轻的体重或极度肥胖相比,超重或轻度肥胖的死亡风险相对较低。

体重指数误用

目前,国际上常用的衡量人体胖瘦程度以及是否健康的一个标准是体重指数(BMI),即体重除以身高的平方。然而,BMI指数体系从一开始就被错误地使用。首先,不论是应用于个人还是群体,BMI指数并没有真正体现实际的脂肪量,也不能说明脂肪在体内的位置。许多分析研究显示,只有腹部肥胖,而非整体肥胖,BMI指数才可真正用于预测一个人是否会患上心血管疾病或癌症。其次,BMI指数无法区别脂肪和肌肉。在很多情况下,一个被BMI指数归为超重或1级肥胖(临近超重范围)的人,只要进行适当的健身运动,新陈代谢就可能比正常体重的人更健康。但是,根据标准的BMI指数分类,这个人与体质很差、重度肥胖的人并无区别。

更糟糕的是,当一个超重的人增加了肌肉,他的身体更健康,但是他的BMI指数更差。有时,他甚至会被归入肥胖之列。其实,肥胖这个类别范围太广,包含任何BMI指数超过30的人。弗莱戈研究发现,1级肥胖和BMI指数接近40的人健康状况的差别非常大,2级肥胖和3级肥胖与高死亡率有紧密联系,而1级肥胖则不是。然而,依赖BMI指数的多数研究几乎无法区别这一点,医疗机构也倾向于忽略这一点。

2013年,在一项调查43000人的肥胖和心血管疾病的联系的研究中,46%的肥胖人群的新陈代谢没有问题,也没有高血压、高胆固醇和胰岛素抵抗这些与肥胖相关的症状。这些“健康类肥胖”组因心血管疾病或癌症而死亡的概率,与新陈代谢健康的正常体重组是一样的。这种新陈代谢健康的肥胖状态在普通人群中是常见的,它揭示了BMI指数甚至无法代表一个群体的综合健康情况。

美国营养学家琳达·培根表示,体重不应该是关注的重点。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多少证据可以证明减肥能带来许多好处。因此,对于BMI指数处于18.5~35之间的人来说,重要的是体能训练,而不是减少体重。

正确认识肥胖

人们常常建议BMI指数高于正常值的人去减肥,而对于心脏病专家来说,这种思维模式需要转变了。当然,这也是有争议的。如果每个人都认为体重偏重是正常的,那么父母将不再认识到,他们超重的孩子是有体重问题的。

不管怎样,仅从BMI指数出发而进行的治疗并不奏效。2014年2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研究人员研究发现,那些感觉到医生根据体重来诊断他们的患者,更有可能去尝试减肥,不过减肥的成功率并不会更高。

事实上,对BMI指数的执着可能引发实质的伤害,令那些超重和肥胖患者害怕去看医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与体重相关的就医障碍,比如恐惧、害羞、感觉迟钝和行动笨拙,所有这些都会阻碍肥胖女性做有可能挽救生命的乳房X射线检查和子宫颈涂片检查。

那么,为什么人们仍然使用BMI指数?目前,至少有5种可替代BMI指数的指标,从巧妙的数学公式到腰围身高比,这些都能更好地反映真正的疾病风险。然而,没有一家医疗机构计划采用另外的衡量标准。其中一部分原因是,BMI指数非常便于进行简单的评估。

为了把伤害降到最小,许多专家建议医生应更加慎重地使用BMI指数。比如,对于年轻人,传统的BMI指数的标准是有指导意义的,但是对于老年人来说,BMI指数的标准具有误导性。多项研究表明,在老年人群中,肥胖与较低的死亡风险有关。同样,BMI指数不是对所有人种都适用,甚至对不同性别都是有所区别的。

那么,人们对于肥胖的恐惧是否真的出于健康考虑呢?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分校的社会学家阿比盖尔·萨基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太容忍肥胖的社会,而且这种偏见一直得到社会的纵容,人们互相之间也缺乏理解。真正威胁公众健康的“传染病”正是对超重和肥胖的歧视。减少对肥胖的歧视、嘲讽,很可能会挽救人的生命。

作者:王琪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feipang.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