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第一个冲过终点的不一定就是冠军

日期:2016-6-23写评论我要荐稿订阅到QQ邮箱
×

据说足足等了27年,美国人上周日才在中央公园的终点上,亲眼目睹了美国选手第一个掠过纽约城市马拉松赛的终点,拿走了男子组的冠军。34岁的科夫莱兹奇出生在厄立特里亚,自小在加州长大。2004年,是这位黑人小伙子的鼎盛之年,奥运会的银牌和纽约城市马拉松赛的亚军,有突破,有遗憾。

在他第一个跑过终点之前,有一拨人紧张得不行,他们并不是终日期盼美国人夺冠的偏执狂,而是被赋予了特殊使命的一批大赛工作人员。他们要独具慧眼发现42000名参与者中有哪些人抄了近道,哪些弄虚作假,以免那些熟悉纽约道路的参赛者突然出现在终点撞线,让所有尴尬难堪。www.idduu.com

每年在美国大约有40万人完成马拉松比赛,根据比赛组织者的汇总,大约有数百人乐于在漫长赛程中偷懒耍滑,让组织者伤透脑筋。去年的纽约城市马拉松赛中,有两名来自加州的女子在前26公里的比赛中缓慢前行,没过多久,她们居然出现在了高水平专业运动员的第一阵营之中,迅速引起了组织者的深深怀疑,赛后调查才得知,这两名女子细致考察了比赛路线,突然消失,比别的参赛者足足少跑了四个街区。从赛后的成绩看,这两名蓄意作弊的女子几乎是以“飞”的方式完成了马拉松魔鬼的第二个极限赛段。这两个企图瞒天过海的女子是去年纽约城市马拉松赛71位作弊者中最为夸张的,其他人虽然利用路线抄近路,但还没有胆量冲到第一集团之中。赛后,作弊女子面对记者的追问时,给出的回答是,“从技术上来讲,我确实没有完成全程”。

30年前,可怜的波士顿马拉松赛曾经被作弊者偷袭成功。那位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作弊者名叫罗西·路易斯,1979年她身着麻省理工学院T恤衫第一个冲过了终点,被民众簇拥欢呼,戴上花冠,从遗留下来的黑白照片看,路易斯面部表情麻木。几个月之后,公众才完全知晓,当时的麻木可能是因为作弊者内心感到了一丝恐惧,祸闯大了。名不见经传的路易斯比赛中几度搭乘地铁,直扑终点,从天而降,被人举报之后,旋即臭名昭著。此后,各大马拉松赛的组织者纷纷建立了别动队,监督数万名参赛者。最先进的技术是给参赛者贴上电子跟踪器,到终点之后,交还跟踪器,读取数据之后,以证明每一个最终通过终点的参赛者都是合法的。那两位胆大妄为的加州女子就是因为自己的电子跟踪器没有26公里至41公里的参赛记录,因此才被发现作弊。

去年的纽约城市马拉松赛的两个年龄组的冠军都被人偷梁换柱了,直到今年真正的冠军才被追认。18-19岁年龄组比赛中,一位19岁的参赛者将比赛号码布和参赛证明交给了一位比自己大五岁的同伴,最终这位假冒者轻松地拿到了第一名,其成绩创造了这个年龄组的世界最好成绩。也许是因为成绩太出色,反倒造成了别动队的警觉。几经侦查,终于翻出了老底。真正的冠军基冈直到今年四月份才领取了冠军证书和只属于冠军的蒂凡妮银项链,在冷清的颁奖现场,在家人的簇拥之下,基冈激动地说道,他无限渴望可以在比赛日享受到冠军的荣耀。

60-64岁年龄组也出现了问题,61岁的意大利参赛者将参赛号码布居然交给了一位25岁的年轻人,混杂在千军万马之中,孙子辈的参赛者在爷爷组里当然匹马当先,新的世界最好成绩轻松诞生。别动队随即出现了,将恶作剧的主角揪出,冠军名头交还给了曾经二十多次参加过纽约城市马拉松赛的老将米勒。

米勒拿到迟到的冠军之后无限惆怅,每年比赛之后他都会与纽约警察长跑者俱乐部的会员们一道参加赛后庆祝活动,如果当时就知道是冠军的话,一定所有的酒都会敬给他的。更为关键的是,老人去年发现患有癌症,坚持跑完全程,就缺一个冠军抚慰心灵了。

作者:张斌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guanjun.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