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文章 - 正文

好色谈!(男人版)

日期:2017-8-29写评论我要荐稿订阅到QQ邮箱
×

好色是人类的天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白马王子,女之所愿。西方也有哪一个青春少年不钟情,哪一个妙龄女子不怀春之说。

好色是人类繁衍、发展的本能和原动力,古往今来,男女皆然。然而,人类社会从母系社会进化到父系社会后,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和男女主动与被动性格的不同,使好色逐渐成为了男性的专利,女性也就为悦己者“色”了。

“色”有好坏之分。色之好坏绝不能以衣帽取人,因为,只有可爱才成为好色,不是因为色好而可爱。

对于一个真正的好色的男人来讲,凡女人(不是仅仅区别于男性的女性)均为好色。才貌双佳、温柔贤惠者自不待言,貌似无盐(古代一著名丑女),有才有德,也受人敬佩。就是泼妇,也不乏可圈可点之处。苏格拉底的妻子就是一个典型的泼妇。有一次,苏格拉底在其学生面前讲得神彩飞扬的时候,可能忘了完成老婆交代的家庭作业,其老婆毫不顾情面地当着学生的面一顿劈头盖脸的河东狮吼,见苏格拉底仍在那得意洋洋地继续讲课,端起一大盆洗脚水当头淋下,落汤鸡似的苏格拉底猛然完成了一个哲学命题:雷声过后,肯定是倾盆大雨。倾盆大雨一词也由此而来。世人只知其泼,殊不知正是她严厉的治家作风造就了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严谨的治学态度。

坏色就是仅仅在生理上有男女之别、无一丝女人味、即使是春情勃发的雄性遇之即阳痿的女性。哪怕是雍容华贵、衣冠楚楚、相貌可人,可温柔时令人肉麻,骄横时给人以末日将至的感觉。男人对坏色常常退避三舍、敬而远之,如有坏色在侧,犹如伴君伴虎。坏色当举潘金莲,不仅至淫,而且致命,谁也不想做一个牡丹花下死的好色鬼吧?还有一些影、视、歌“流星”,自己本不会发光,所以未成名前,一副小鸟伊人、楚楚可人的好色像,一旦借他人之光反射出一点光芒来,就飘飘然不知所以然了。架子很大,时不时罢演,动不动违约,一幅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模样,其实价值两闻(文):一是丑闻,偷税漏税毛毛雨啦;二是绯闻,不时地红杏出墙,以出售“帽子”来维持短暂的星程。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haosetan.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