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情文章 - 正文

我为父亲买好酒

年底了,我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为父亲买了两瓶葡萄酒。这是我初次给父亲买好酒。

我生于七十年代,排行老三,上有两姐,下有两妹

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家无一子,是遭人白眼的。父母还没来得及给我带来弟弟,计生工作就来了。母亲结扎后,曾想把小妹送人,父亲拒绝了,说:“有五个女儿也不错,再养几年,就算一人能种一个红薯,也能收获五个,怕什么呢。”

事情远没父亲想的简单。由于孩子多,吃的少,往往吃的还没端到桌,就被我们在空中夺了去。那时候,我常看见父亲在吃我们吃剩的红薯,喝我们喝剩的米汤。

分田到户后,温饱刚解决,我们几姐妹就陆陆续续地上学,学习成绩一个还比一个好。这个在别人家看来是喜庆的事,可摊父亲身上,就显得底气不足。父亲朴实,除了勤劳,没什么经济头脑,我们姐妹的学费就成了大问题。每到开学,家里忙了大半年收来的谷子,就得卖掉。致命的是,这种情况只能维持小学。等我读初一,大姐已读高一,二姐读初三,家里就出现断吃现象,经常要借村人的谷子来维持生活。

第二年暑假,我发现父亲开始喝酒,喝的是那种廉价的米单酒。也就在那个暑假,卖完了谷子还凑不足我们五姐妹的学费和伙食费,父亲就对两个读高中的姐姐说:“要不,你们别读了!”两姐把伙食费放下,说:“这个留给妹妹们交吧!”然后拿过学费,塞了满满两袋子萝卜干,就踏上了求学之路。

从那以后,父亲把我们姐妹赖以读书的几亩薄地当宝。几乎除到没有一根杂草。可田里的谷子并不见多长,或者说,田里的谷子满足不了我们。

一个周末,大姐突然回来拿高考报名费。由于家里没钱,母亲让父亲去向叔公借。叔公有三个女儿,全去了广东打工,昨天一共寄了一万五块钱回来。为这事,叔公一连两天都请村人喝酒,喝的是米双酒,价格比米单酒贵数倍。边叫人喝边说,是米双呢,来,一人一小杯,是女儿孝敬我的酒。

父亲拗不过母亲,低着头去了。母亲在家门口掂着脚跟等父亲。让母亲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父亲回来,就从叔公家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我和母亲忙跑了过去。

村人正把叔公和父亲拉扯开。叔公大骂:“窝囊废!养了一拨泼出去的水,还想从我这借钱?我的钱掉井里都能听到‘咕咚’一声响,借你养这些泼出去的水,能收得回吗?”

母亲细问村人,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父亲向叔公借钱时,叔公说,借钱可以,但只借给你买酒喝,如果借给你送那些泼出去的水读书,门都没有。

父亲二话不说,抬腿就走。没想到叔公背后又大骂:养泼出去水的,天生就是喝米单酒的命。这下把父亲激怒了,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那晚,父亲在隔壁不停地喝闷酒,伴随着喝酒声音的,还有父亲的咳嗽声。

第二天,父亲让大姐先去学校,说钱他迟些送去。

后来父亲真把钱送去了,至于这钱是怎样来的,父亲从不说,我们也不得而知。

就这样东挪西借,两姐终于读完了医科大学。等我读大学时,两姐已挑起我和两妹学费的重担。两姐也会给父亲一些钱,但学医的她们反对父亲喝酒。有了钱的父亲也会偷偷买些米双酒喝,但价钱都是便宜的。

1996年,21岁的我大学毕业,成了一名中学教师。那时的工资还不高,可在9月份,可以一下子领到7、8、9三个月的工资(当时做教师,7、8月有工资),也算有了一笔不小的数目。

领到钱,我直奔酒厂,一进厂就叫:“拿十斤最好的米双酒!”

就这十斤最好的米双酒,差点要了父亲的命,那晚,父亲的胃大出血……

从此,姐姐们再也不让父亲喝酒。

回到家,我把两瓶葡萄酒递给父亲时,看见父亲浑浊的眼睛一亮,像阳光底下镜子一划而过所发出的光。

我跟父亲说,这酒好,酒度不烈,可以增进食欲 、防衰老、益寿延年、助消化等效果,这次放心喝。

那天,我看见父亲满脸笑容地拿着小杯请村人喝酒,说是我三女儿孝敬我的……

第二天,父亲还是满脸笑容地请村人喝酒,说我三女儿给我买了两大瓶的……

第三天,我看见父亲给了叔公半瓶葡萄酒,说,这是葡萄酒来的……

我离开家的那个晚上,我看见父亲拿着葡萄酒的瓶子在嗅,就偷偷问母亲,父亲是不是又想喝葡萄酒了?

母亲摇摇头说:“你父亲把两瓶酒都分发完了,他自己一口都舍不得喝,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葡萄酒的味道呢,可我知道,他心里乐意这样做……”

听完母亲的话,我的泪夺眶而出……

作者:何燕     转自:http://blog.cntv.cn/14049864-3733116.html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jiu.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