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林夕:情人节的味道

日期:2013-9-2写评论我要荐稿订阅到QQ邮箱
×

情人节的晚上,我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中午的时候,他打来电话,告诉我今天依然很忙,晚上还要加班,所以不一定有时间陪我吃饭。

他在准备公司上市用的申报材料,因为时间紧,已经连续加了一个星期的班。我虽然心里有些不太高兴,可是没办法,也不能怪他,他连急带累,牙疼好几天了也没时间去医院。我问他牙还疼不疼。他告诉我说刚吃了两片去痛片,比昨天晚上好些了。

放下电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看见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当然,不是送我的,是办公室一位同事预订准备送女友的。我眼睛盯着玫瑰,虽然比较脱俗,但对于情人节的玫瑰,也还是来者不拒的。可惜他太笨,不明白这个道理。

晚上下班,我刚回到家,电话就响了:“快下楼来,我请你吃饭。”

放下电话,我一溜小跑到楼下:“你怎么有时间出来?”

“跟老板磨的,他还不太老,还算通情达理。去哪?快说,今天你说了算。”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捂着右侧的脸。

“牙疼的厉害吗?”我看着他,心疼地问。

“嗯,下午又疼的厉害了,吃了两片去痛片还疼。”

我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心里比他还难受。牙疼的滋味,我是知道的。我一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我对司机说:“去口腔医院。”

“不,我不去医院,过一会儿就好了。”他大叫。他是一个有病从来不愿意去医院的人,更何况今天是情人节,他当然不希望在医院里过。

“今天我说了算,我们不搞民主、不提问、不争论、不讨论也不辩论去医院。”

医院里只有一个值班医生,而病人却有好几个,我们坐在医务室门外的椅子上,看了一个多小时无聊电视剧,我不时找些话题和他聊天,分散他的注意力,想减轻一点儿他的疼痛。好不容易轮到我们,我替他拿着外衣,看着医生把尖硬的金属钻头放在他嘴里,我不忍心再看,想转身走开,可又怕他疼的难以忍受,就留在他身边守着。那金属尖钻进牙齿吱吱震动的声音一响,我感觉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纠缠在一起,说不出的难受。我赶紧闭上眼睛,深呼吸。

从医院里出来,有人走过来向我们兜售玫瑰花,他要掏钱买,被我拦住了。我挽着他的手顺着大街往前走,走到拐弯处的一个小饭店。刚坐下,就听到旁边的一个女孩儿轻声说:“咦,什么味儿?”

我转身看看她,她怀里抱着一束玫瑰花,旁边坐着一个男孩儿。

“好像是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男孩说。

声音很低,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在这个情人节的晚上,到处都飘着玫瑰花的香气。而我的身上,却飘着一股淡淡的苦涩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那是医院的味道,也是他的味道。

来源:互联网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qingrenjie-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