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文章 - 正文

下酒菜

重庆山城啤酒,得就串串。

还得要面对一口大锅,满锅红辣椒翻腾,捞都捞不完,吃一烫二看三,满眼都是。菌花,鹅肠,蒜泥香油。旁边有言子儿听,更美。

青岛啤酒,配鱿鱼。

坐堤上,摆开了吃喝,吹着小风。啤酒泡沫厚得喝时能触到鼻尖儿,冰得透了,一口下去;鱿鱼新炸,还脆韧着,好。

红星二锅头,就爆肚,我个人喜欢搭芝麻酱葱末。

最好是晚上,跟朋友坐一桌。

其实也试过用小春饼卷爆肚,蘸黄酱,就酒。咬一口,能挣得脸红脖子粗。只是个人喜欢。朋友说吃了还行,我估计是给我面子。

江南人惯喝绍兴黄酒。

若是夏天晚上,下姜丝,用杯子盛酒,配螺蛳、五香豆、盐水花生。

冬天,铫子里黄酒滚热了,闻得见甜香味,倒一碗来,配炒花生、五香牛肉、肴肉、青鱼干、脆鳝。花生新炒,肴肉凝冻,脆鳝有刺啦啦的响声,最妙。

葡萄酒,配奶酪是百搭的。配水果则有许多会“见光死”,苏玳酒配某些水果沙拉另说。

苏玳酒适合配肝酱与甜品。

夏多内新酒适合配海鲜。

其他,红酒配红肉、白酒配白肉不提,当然有细讲究

葡萄牙所有的强化酒,都可以配巧克力或巧克力蛋糕。甜上加甜。爽得不得了。

意大利各类喝着玩的红餐酒,配腌橄榄和干酪,会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琴酒,单喝爽。非要搭的话,腌透的鲱鱼撒蒜蓉不错。

这个就啤酒也很好。

伏特加,配脆面包和腌黄瓜。

欧洲食谱说:伏特加配鱼子酱。然而,喝伏特加,图的是个纯粹,一口的事儿,干净。

配个鱼子酱罐儿,架势比较小了。所以,吃鱼子酱的话,还是配淡香槟或者不带甜味的白葡萄酒吧。

都说德国啤酒配香肠,其实德国酸菜比香肠要下啤酒。

因为香肠咸,你一口香肠,一口啤酒,味道就中和了。如果是酸菜就啤酒,吃惯的话,有种香涩咸酸,背上飕飕发凉,那么好吃。

酸菜、香肠的汁儿用来熬土豆,配啤酒,感觉简直要飞了。

下酒菜,最百搭的,永远是入味、有口感的玩意儿。

吃菜就饭,图的是饱。喝酒就菜,图的是味儿。

肉干、鱼干、花生,天下无敌。终极秘籍就是:奶油炒花生撒盐,配一切酒。美国人也吃这个。Salt peanut嘛,爵士乐都唱了。

尤其是花生刚出锅,等一会儿,等脆了的时候,一口花生一口酒,听着口腔里的咔嚓咔嚓声,给个皇帝都不换。

临了,我有个朋友说,“蒙古王”搭牛肉干搭奶油炒米是天下无敌的。

尤其在冬天,尤其在内蒙古。

“北风卷地白草折”那会儿,“蒙古王”一大口,发硬的牛肉干,大筐的奶油炒米。

我光想象那情景,就觉得全身热将起来了。

摘自微信公众号“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作者:张佳玮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xiajiuca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