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谢谢你的好意,可我不需要

日期:2017-8-16写评论我要荐稿订阅到QQ邮箱
×

前段时间夏天跟我说,兔子,我身边出现了一个怪现象。

我很好奇,以为是她看见外星人,或是遇上蜘蛛侠,再或者是碰上大水怪。

当我脑补了许多精彩画面后,她有点忧伤地告诉我,室友之间的气氛很古怪。

她的室友小A非常努力,为了自己能有更好的未来总是早出晚归,辛苦奔波。但室友小B却恰恰相反,她更喜欢呆在寝室看看韩剧,过过自己的小日子,也觉得无比幸福快乐。

但是小A看不得小B那么堕落自己,觉得那样的生活没有出息,于是便开始痛心疾首地批判。

小B自然是很不开心,两个人虽然没有争论,但把寝室里的人都弄的很不爽快。

夏天说,虽然知道小A是出于好意,但她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生活方式,也许你想要的优秀,别人不一定想要。

如果把你认为是正确的价值观,硬生生套在和你价值观相左的人身上,一定会出现不融合的现象。有时就算是出于好意,也会弄巧成拙。

更何况,真正的好意,不是硬生生的指责和批判,而是在她有需要的时候帮助她。

也许有一天小B会突然想要努力拼搏,那么小A就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她,帮她占座位,带她一起学习。

而不是逞一时的英雄,当所有人的楷模。

其实小A和当年的我很像,而处在小B角色中的那个人却是我多年的闺蜜孟瑶。

大学时孟瑶读的是国内外联合培养的国际金融专业,班级里大多数人只要语言成绩通过,大二申请就可以出国交流。

大一那年寒假,她为了准备雅思考试,连我们的闺蜜聚会也没参加。

我一直以为她会去欧洲,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去享受不一样的生活姿态,认识更多的人。可是她最后却放弃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就从图书馆跑出来拨通了她的电话。

我说,你怎么就放弃了?你语言考试都过了,就只差写一些申请材料,处理一些杂事就可以了,再说你们班一半的人都出去了,那么好的机会,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而我继续不停地找出理由说服她。

我已经记不清她回了哪些话,可我却记得她最后说的那些话:小墨,我问了刚交流回来的师姐,国外的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我不是你,为了看到不一样的生活愿意吃苦耐劳,我就只想简单快乐地读完大学,然后找份工作,嫁人生子。

还有,我从来没有说过出国读书是我的梦想,那是你的。

那时昆明的五月还很凉,我就站在空旷的红土高坡上,穿着一身单衣在寒风里瑟瑟发抖。

气氛有点尴尬。我放低声音说,我也是为你好,不希望你未来会后悔

因为是多年好友,就算说了一些刺痛人心的话,也会很快柔和过去。

她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也谨慎考虑过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理想,也不想自己那么辛苦,我就想过舒坦的日子,一想到出国之后要想家,还要适应环境,还是觉得不适合我。

其实孟瑶一直是我们几个女孩中最温和的人,她喜欢简单的生活,不喜欢冒险,也很害怕孤单。

但这样的女孩,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然后懂得取舍去实现这样的生活状态。

就好比现在,孟瑶毕业后回了老家,在一家银行工作,相亲认识了她此生挚爱,明年元旦我就要当伴娘参加她的婚礼,而前段时间刚听她说,我可能要当干妈了。

一切都来得不能再好,曾经我眼里的错失机会也没有让她错失幸福。

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让幸福降临。有时我眼中的机会和拼搏,不一定是她所需要的,她自有方法去释放她的精彩。

而我所需要做的是,在她孤单难过的时候陪伴她,在她失意落寞的时候鼓励她,在她幸福快乐的时候祝福她。

这才是真正的好意。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个怪现象:身边的人如果想要劝你做一件事,他的开场白一定是“你听我说,我是为你好,你要怎么怎么…”

但很多时候,他这样说可能并没有完全站在你的角度去想,而是一股脑儿把自己的三观套在你头上,恨不得把你直接变成另一个他,又或者,变成当初他不能成为的人。

昨天羽儿打电话给我,跟我抱怨她妈妈又催她找男友。

这真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忧伤,也是那些曾经被夸过的乖孩子难以言说的苦楚。

我很赞同韩寒说的那句:中国的特殊情况是,很多家长不允许学生谈恋爱,甚至在大学都有很多家长反对恋爱,但等到大学一毕业,所有家长都希望马上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最好有一套房子的人和自己的儿女恋爱,而且要结婚。

想的很美啊。

我跟羽儿说,她怎么当初你大一的时候还劝你要好好读书,你毕业才一年,刚要为了生存打拼,她却劝你别那么努力,别那么辛苦,别那么要强,嫁个男人依靠才是根本。

到头来,还是她自己的观点,却没问一声,囡囡,你想要什么?

其实我知道羽儿想要什么。

她曾经是人人口中称赞的好姑娘,乖孩子,以前刻苦读书,是村子里唯一的女大学生,现在努力工作,经常回家看望母亲。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曾经因为没有考上教师编制,就被村子里的人说长道短,人情凉薄,却也让她坚定自己的想法去大城市闯荡。

她不是不想谈恋爱,而是当曾经强迫她不谈恋爱,和男生交谈就会被认为是早恋的这个社会舆论一下子对她开放时,她有点惊慌失措。

她说,小墨,除了高中诗社里的那两个男生,我没有什么异性朋友。我听了我妈的话去相亲,可是这种方式让我很厌恶,我甚至开始厌恶起自己的无能。

她说,我不排斥恋爱,可我排斥太有目的性的婚姻恋爱。

她还说,我知道我妈是出于好意,希望能有个人照顾我,而我在脆弱的时候也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我真的不能强迫自己随便找个人嫁了,我不想让自己变成传承后代的工具。

我听到电话那头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心绪也开始不宁起来。

我一直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同样是独立的生命个体,却偏要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也要别人认为是好的呢?

为什么我们总想把自己实现不了的好东西,强迫别人去实现呢?

为什么我们身边总是有那么多人喜欢打着“为你好”的幌子,却不顾你真正想要的东西呢?

也许是想凸显自己的特别,希望自己能成为别人的榜样。

也许正因为自己实现不了,如果你爱的人实现了,那也算是有个盼头,能把成功意淫在自己头上,爽一把。

又或者,也许你只是想把原本自己承担的舆论责任交托给另一个人身上,你总算是完成了这一生的使命。

可这女人一定得嫁人结婚生子的使命到底是谁赋予的?你有没有问问自己。

我没问,也无从追溯答案。

我只知道的是,虽然所有的好意都值得被感谢,但并不是所有的好意都值得被接受。当好意来临的时候,先问问自己,你需不需要。

如果需要,请感恩,如果不需要,请勇敢的拒绝。

也希望未来的我不要成为烂施好意的人。

作者:陆小墨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xiexien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