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别人家的熊孩子

这个夏天,我在欧洲待了快两个月,回来之后,一上微博微信,嗯,我什么也不曾错过,还是那一套:骂政府、骂凤凰男、骂熊孩子。但我,突然难过起来。

在欧洲,我第一次知道“爱幼”是什么意思。我带女儿在老佛爷逛了大半天,出来时头顶正是盛夏的炎炎烈日。可能是室内外温差过大,她开始流鼻血,我手忙脚乱地找餐巾纸、找水,身边的行人一个个停下来,问我:“我能帮你什么忙吗?”我说:“我想叫辆的士。”有人跑到街面上帮我拦。

最后一天在机场,我拖着箱子,背着大包,手里还挽了两个带随身衣物与饮食的包,女儿也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向工作人员问路,人家问我:你们是属于一个团队的吗?现在理解起来,他应该是问我是否跟了旅行团或者还有没有其他同行者。但我当时听得似懂非懂,点头,指指自己也指指女儿,认真地说:“是的,我与她。”语法全错。人家答:“跟我来。”为我开放了人工通道,我和孩子经过排长队的人群,第一个进闸。我知道我是沾了孩子的光。

欧洲人真的对小孩很好,可是,很少在公共场合见到熊孩子——大吵大闹的,没有;撒泼打滚的,欠奉。小小孩叼着安全奶嘴,跌跌撞撞走来走去,啪的摔一跤,哭几声,也就好了。www.idduu.com

国内有家这两年很火的时尚餐厅,明文标示:不欢迎带小孩的顾客——旗帜鲜明地要保护成年人的清净。我自己的经验是:只要推婴儿车出去,无论站在路边怎么招手,所有的士都加足油门,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听一位司机大哥吐槽过:放婴儿车要开后备厢,麻烦;带小孩,上下车都动作慢,耗时;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家在附近的,十块钱的活不值当,弄脏了车更是事儿。我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讪笑。

我目睹过吵架。在飞机上一直哭的婴儿,被邻座呵斥。孩子的父母急了:“你以为我们想让他哭吗?你还是不是人?”吵得惊天动地,空姐以命相拦。小婴儿受惊,哭得更大声了。大家都这么讨厌小孩子,所以就更能理解,为什么有一个词总在被口诛笔伐:熊孩子。人人都在控诉翻自己抽屉的亲戚小孩,在餐厅里吵闹的小孩,在公车上偷窥女士裙底的小孩……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是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我们对小孩越不宽容,给予的榜样越恶劣,小孩就越是只能学“坏”。因为在他们的目力范围内,没有“好”。我们的爱都给了自家小孩,但我们忘了,我们对别人家的孩子有多狠,别人对我们家的孩子就有多狠。

那随身带着收音机、开着巨大音量招摇过市的老爷爷,你能指望他养出安安静静不打扰其他人的小朋友吗?那在公车上看到抱小孩的妇女就假装睡觉的年轻人,当他有儿有女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父母?两个带孩子的年轻妇女,肆无忌惮地谈论各自的婆婆,引得路人侧目,而她们若无其事,理由是:“还小,不会说话呢。”在生命的起点,就接触脏话与恶意的孩子,你要他将来言谈文雅?开玩笑吧。身为成年人,我们首先表现出自己的粗鲁、贪婪与全无体恤之心,而当我们看到孩子们,尤其是别人家的孩子身上,居然也表现出这样的品质,我们就开始惊呼:熊孩子呀!谁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嘴脸。

要改变熊孩子,先从不做熊大人开始。而所谓文明,无非就是两条:一、如何对待爱欲中的自己及对方;二、如何对待弱小。而圣人早就说过: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学会爱自己的孩子,也学会爱别人家的孩子。

作者:叶倾城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xionghaiz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