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一日一元捐,让慈善成了逼捐派捐

长沙县一所乡村公办学校的教师,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几百元。但从去年开始,每个月都莫名少了几十元,一打听才知道,都由学校统一收去参加捐款了。

当然,这种“被捐”不只是针对教师,该县的企事业单位员工、干部、教师,都在捐款范围之内。该县慈善会会长的解释很有境界:“你们老师按道理觉悟是最高的,思想境界也是最高的,也是扶贫帮困的先锋,走在前面,不在乎这三四百块钱吧。”

给出台“一日一元捐”政策的官员普及慈善常识,我看是没必要的。这些官员不知道慈善要建立在自愿基础上吗?不知道即便是强捐了,也得透明账目,让被捐者知道钱的去处吗?非也!

这样莫名其妙的慈善,不是因为官员们太傻,而是他们太“聪明”了。因为官办慈善实在是一趟无本生意——以慈善之名收钱,占据了道德优势,在非常“讲政治”的企事业单位、学校系统里,谁敢公开承认“思想觉悟不高”呢;而钱一旦层层上缴,政府不管用于什么地方,又都是可用来夸赞的政绩。如此无本而出政绩的买卖,自然很合某些官员的胃口。

在官员主导之下,这类慈善变成了“凑份子”,从干部到员工人人有份。但同样是日捐一元,对不同职位、级别的人来,意义显然不一样。官员自然可以不在乎“这三四百块钱”,不过是一天少抽一根烟而已;而对那些收入计较到个位数的人来说,可能是每天少吃一顿饭了。更悲剧的是,份子是大家出的,人情却大抵给官员们独享。

因为这些“善款”的用途——据说是用于“慈善助学、慈善助医、慈善促居”等活动。“助学、助医、促居”这本来都是政府部门所该干的本分,官员们做好本职工作,是不太容易引人关注的;但如今在前面加上“慈善”二字,于是成了官员们“份外”的贡献。这其中的狡诈,还真是非一般人可以体会。“慈善”,于是成了官员们的“魔法道具”,本来稀松平常的工作,而今变得色彩绚丽!

但所谓魔法,向来也只是自欺、欺人的手段而已。慈善更经不起这样的瞎折腾。政府公务、慈善,本应是泾渭分明的两条线路,容不得交叉苟且。为了慈善的声名计、也为了政府的公信力计,必须禁止政府搞“一日捐一元”之类的把戏。

转自:敬一山网易博客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yiriyiyuan.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