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月入7500元为什么没有安全感?

热门话题“月入7500没安全感”来由是北京工作的一女士月收入税前7500元,表示没安全感,引发网友大讨论。很多网友微博晒本地安全感收入标准。就此,网上也发起了一项微调查,南京网友心目中月入多少才有安全感。参与投票的网友有117人,让网友表示吃惊的是,南京人的心理价位还真不低,73%的网友表示月入1万以上才有安全感,只有3%的网友要求不高,月入2千就有安全感。

著名经济学者陈志武曾有一本著作《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这个问题,大概算是国人自古遭遇经济困境的一大天问。如今,世易时移,无论是从数字统计还是从奢侈品消费盛况来看,国人似乎都已摆脱了“不富有”的困扰。但可支配的钱多了,内心却未必能获得笃定的安稳。那句“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 的疑问尚未完全解答,“我们为什么富有了却不幸福”,反而成为新时代的天问。

毛女士是北京某商场财务部门中层管理人员,每月税前收入约为1.5万元。在她看来,自己的工资水平连“小康”都达不到。毛女士表示,她身边的朋友和同事都普遍存在一种“焦虑感”,不管薪酬水平如何,都在为“挣钱”而奋斗着。“北漂”小姚也称,自己税前收入约7500元,扣除各种税费后,每月积蓄不到2500元,生活在北京让他没有安全感,“就算老板给加工资,也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人们普遍有一个疑问,北京人均GDP已达中上等富裕国家水平,为什么“我”还是不富裕?

这样的焦虑与疑问,恐怕并非生活在北京的人们独有。对许多身处都市,不得不为生活与理想奔波的人们而言,怎样获得一条安全的底线,怎么达到一种对未来稳定的预期,越来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尽管有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去年的人均GDP已经接近富裕国家水平,但硬币的另一面却是,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人均GDP的约40%,比一些富裕国家至少要低10个百分点。这其实也是在说,人们拿到手上可供支配的收入,远远不如GDP的账面数字美妙。

另一个与公众消费观感有关的数据分析则是:税收增速高于GDP增速。大量间接税通过商品价格向社会转嫁,税收与物价高度关联,这种大众税,也成为人们日常消费难以承受之重。不仅如此,住房、医疗、教育、养老……哪个话题拎起来,都足以让茶余饭后的谈论变得滞重难言。

或许,正是税感沉重,税收富少穷多的逆调节,让大多数民众难以从税负的二次调配中,感受到制度公平,却反而要遭遇隐性剥夺;或许,并不完善的福利环境,让人们难以从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公共必需品中,享受到公共福祉,却反而要为之支付额外昂贵的社会成本,甚至要用一生的财富做赌注;或许,权力寻租、行政监管无力、体制上的制度漏洞、从消费到公共话语的权利缺失……凡此种种,也都从某种程度上吞噬着人们幸福感,加剧着不安全感。

的确,人们可以从快速的社会经济发展中获取更多财富,但缺乏福利兜底,更多额外的社会成本对财富的无情消解,都令“因病返贫”、“一套房子消灭一个百万富翁”的故事,成为人们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某种程度来说,“月入7500元没有安全感”,不是大城市里中高收入者的矫情,而是与危机感紧密相连的写照。而对于瞬间赤贫的恐惧,对于福利保障的担忧,对于权利缺失的困扰,则成为当下城市人尤其是中产者疯狂工作与生活的注解。

这种心理焦虑中,“没有安全感”,不是一种群体心理失衡,而是切实困扰下,人们面对未来人生的集体困惑。当个体对未来与命运越发不可把控、难以预期的时候,公共管理者就应该以福利兜底、权利保障、公平建构的姿态,站在民生福祉的角度,践行公共责任,还利于民,让集体困惑回归正常心理轨道。倘若无法培育公众对社会的心理归属与认同感,恐怕谁也无法从“没有安全感”的心理阴影中幸免。

转自:http://wenwen.soso.com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yueru7500.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