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轶事 - 正文

左宗棠的无用之学

1832年到1843年,左宗棠从湘阴到湘潭倒插门12年。12年的寄居生活,左宗棠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应湖南巡抚吴荣光的邀请,去醴陵县的渌江书院主持教学;二是埋头潜心研究科学种田方法,作《广区田图说》;三是继续研究舆地学(属风水学的范畴),自己在家里绘制中国地图。

今天看这三件事,教书的事情,读书人多会做,但是,科学种田与自绘地图,让人感到意外。

左宗棠研究种田时,不迷信古人,只相信实践。他认真又细心,细致到亲自计算每亩田的总穗数,怀疑前人“稀禾结大谷”的说法,施行密植。为此,他还与帮他做事的长工姜志美吵起来,逼着姜志美改掉老规矩,按自己的新办法来做。后来,他还总结种田的经验,写了本《朴存阁农书》。此外,左宗棠夫妻还曾花了整整一年时间,不分昼夜地努力,最终画成全新的“皇舆图”——不仅注明了各地主产的农作物,而且注明了古时重险地和边陲的沿革与变迁等。

一个落榜举人,放着“四书”“五经”不读,八股不作,却研究农业与地理,在当时看来,都是无用之学。左宗棠当时花费大量时间,耗费心血来研究这些东西,不但看不到前景,也找不到任何出路。

但是,有用与无用,会相互转化。左宗棠后来在陕西、甘肃、新疆带兵打仗,所有的军粮都在当地解决,这些学问都是他年轻闲居在农村种田时摸索出来的。而他对中国新疆版图、地理情况了如指掌,又得益于他早年在家里自绘地图。他的地图一旦派上用场,连俄罗斯人也难以望其项背。这些需要数十年的积累,不是靠临时抱佛脚就可以得来的。

无心插柳柳成荫。左宗棠这种非功利的读书方法,决定了他日后的成功。

左宗棠自己怎么看这种学问方法?1865年,身为闽浙总督的左宗棠在给大儿子的信中说:“古人经济学问,都在萧闲寂寞中练习出来。积之既久,一旦事权到手,随时举而措之,有一二桩大节目事办得妥当,便足名世。”

本文地址:http://www.idduu.com/zuozongtang.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