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怖故事 - 正文

高价保姆

主人找保姆,居然开出一天303元的高价工资。这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邵浦在人才市场转了一天,简历送出去好几十份,却一点结果也没有。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有一对中年夫妇向他走来,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风姿犹存。他们问他是不是在找工作,邵浦点点头

中年男子对邵浦说:“我姓王,我们家有一个病重的老人,你愿不愿意去照顾?”邵浦一听心里挺别扭:自己一个堂堂小伙子,又是大学生,做这种事情未免太屈才了吧?中年男子似乎看出了邵浦的心思,非常诚恳地说:“我们观察你一天了,觉得你很适合做这份工作。至于待遇方面,我们包你吃住,另外每天再付你303元工资,怎么样?”

邵浦听了吓一跳:这哪是保姆的待遇?不禁脱口惊叫起来:“你们开玩笑吧?”中年男子口气坚决地说:“我们既然开了这个价,就一分钱不会少付。不过我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答应接下这份活的话,今后在老人面前,也就是在我母亲面前,你就是她的孙子。”

“孙子?”原来出这么高的价,是要我做他们家孙子!邵浦不禁觉得奇怪:这家人在搞什么名堂?他想问个明白,可是中年男子却朝他摇摇头:“你别问那么多,如果愿意,就跟我们走。”

邵浦心里疑团重重,但实在是这个出价太诱人了,看看这对夫妇脸相挺和善,再想想自己一时又找不到其他活儿,去就去,怕什么!于是就跟着中年夫妇上了他们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在车上,这对中年夫妇向邵浦道出了实情。原来他们家里有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不但患了绝症,而且眼睛也瞎了,医生断言老人不会活多少日子了。老人最后的心愿就是能在闭上眼睛之前再看看自己的孙子,可偏偏这孙子被中年夫妇送到国外读书后,学业没长进,却染上了毒瘾,三个月前因为过度吸毒而猝死。这事儿夫妇俩当然没敢对老人说,所以现在老人整天念叨孙子什么时候能回来看她,否则死不瞑目。中年男子对邵浦说:“我们想让你去充当我们的儿子,陪老人度过她最后的日子。”

邵浦虽然为中年男子的孝心而感动,可仔细想想,就算老人眼睛看不出,耳朵总能分辨得出自己不是她孙子啊!他犹豫着对夫妇俩说:“你们这个计划听起来蛮不错,可真做起来……”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你放心,你的嗓音和我们儿子十分相像,这也是我们选择你的原因之一,况且我们儿子出去的这几年,正好是他嗓音变化期,所以要瞒过我母亲应该没有问题。我们倒是担心你,不知道能不能答应这个要求?”中年夫妇随即把老人和孙子以往的事情,挑主要的给邵浦介绍了一下。邵浦挺有信心地说:“我是我们学校话剧团的顶梁柱,演戏不在话下,既然拿了你们的钱,就一定会尽心尽力把老人照顾好。”

中年男子听邵浦这么说,立刻动情地拉起他的手说:“小伙子,如果你真能这样做,我们永远都会感激你!再过三十三天,老人就要去世了,到时候我们会付给你足够的酬金。”邵浦一愣:“你怎么那么确定老人三十三天之后一定会去世?”中年男子突然住了口,脸变得煞白。邵浦见他这个样子,再不敢多问。

车子很快就在临街的一所宅子前停了下来,邵浦跟着中年夫妇下车,跨进宅子大门。中年夫妇把邵浦领到老人房间,邵浦抬眼望去,靠墙的床上果然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嘴里正在不住地唉声叹气。邵浦赶紧跑过去,拉着老人的手,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声:“奶奶,我回来了,我看你来了!”老人听到声音,脸上的肌肉突然抽搐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两只手在空中乱抓:“我孙子回来了?这是真的?我的乖孙子真的回来了?老天爷哪,谢谢你啊!”

邵浦一把拉住老人的手,把老人拥进怀里,任凭她抚摸自己的脸,在中年夫妇的眼里,这个小伙子真的把老人当成了自己的奶奶,那个亲热劲儿,简直就像祖孙俩一样。

可老人的身体毕竟虚弱得很,才一会儿就坐不住了。邵浦重新让老人躺了下来,随后跟着中年夫妇来到客厅,夫妇俩激动地握着邵浦的手,连声说:“你做得太好了,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当晚,夫妇俩给邵浦安排了舒适的睡房。

首战告捷,邵浦心里也踏实下来,这一晚,他睡得很香。可第二天天没亮,他就被中年夫妇叫醒了。中年夫妇是来向邵浦辞行的,他们对邵浦说:“我们要出远门,老人就拜托你照顾了。”他们给邵浦留下电话号码,告诉他,如果有特别紧急的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找他们。夫妇俩的举动显得很神秘,而且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老人就完全靠邵浦来照顾了。

好在老人一直没有对邵浦的身份产生过怀疑,有一天,她居然还从脖子上摘下一个绿色的玉佩,递给邵浦说:“我的亲亲孙子哎,这是你爷爷年轻时特地从国外给我买回来的,我一直把它戴在身上。你把它好好收着,就算是奶奶留给你的传家宝吧!”既然是老人家里的传家宝,自己怎么能接受呢?邵浦知道这东西不能拿,可是又不能把话说讲穿,于是他就谢过奶奶先收了下来,决定等中年夫妇回来之后交给他们。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眼看就到了中年男子说的老人要离开这个世界的第三十三天上,邵浦以为中年夫妇俩会回来,可他们却踪影全无,邵浦心里不免紧张起来。

说起来,这事情也真是神透了!这天早上,邵浦刚起床,就发现老人原本睡得好好的,却突然咳嗽起来,越咳越厉害,咳得都喘不过气来。邵浦惊慌不已,赶紧按中年夫妇留下的号码,把电话打过去,谁知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找谁?”邵浦愣了:“这不是王先生的电话吗?这个号码是他留给我的。请你转告他,他儿子有急事找他。”对方说:“什么王先生?这里是火葬场。”“火葬场?”邵浦以为自己拨错了号码,重新拨一遍,仍旧是这个人的声音,邵浦只觉得头皮发麻,赶紧掉头拨医院的急救电话。

医院里的急救车很快就来了,急救人员把老人抬上车,一路上,邵浦紧握住老人的手,凑在她耳边不停地喊着:“奶奶,你不能走,不能走啊!”可是,老人没能坚持到医院,半路上就停止了呼吸。邵浦禁不住痛哭失声,一个月来,他和老人已经建立起了深深的感情。

一个急救人员问邵浦:“你是他们家什么人啊?”邵浦心想:既然老人已经去世,自己也没有必要再隐瞒身份了,于是便把事情的前后经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谁知他一听,顿时变了脸色:“这不可能,你不可能遇上王家夫妇,一定是你搞错了。”

邵浦问:“为什么不可能?他们明明告诉我,老人是他们的母亲,他姓王啊!”

这个急救人员说:“他们夫妇俩在两个月前的一次车祸中就已经死了,那天正好也是我们值班,去救时用的就是这辆车。当时那个王先生还有一口气在,攥着我的衣角对我说:‘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死了,我病重的母亲就没人照顾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夫妇俩就是这所房子的主人,王先生是个大孝子,这一带的人都知道。”

邵浦听他这么一说,如同做梦一般。不过,尽管遇到的事情这么怪异,他并不觉得害怕。他想:就算自己真撞了鬼了,他们也肯定是善心鬼。做鬼还不忘侍奉母亲,这种鬼有什么好怕的!

让邵浦为难的却是,老人给他的那块从脖子上摘下的传家玉佩,该怎么处理呢?他有个朋友是开珠宝店的,邵浦于是拿过去请他看一下。谁知他朋友还没开口,旁边一个收购商冲口就报了个价:“9999元。”邵浦听了大吃一惊:当初王先生给自己开出每天303元的工资,三十三天,不就是这个数?

作者: 葛志杰 来源: 《故事会》2007年第6期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baomu.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