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轶事 - 正文

地质学家的爱情

世人皆知李四光是著名地质学家,却鲜有人了解,他不仅事业有成,还有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

好事多磨 终成眷属

李四光相貌高大英俊,性格温和,含蓄沉着,遇事冷静。由于钟情事业,婚姻问题迟迟未解决,直到1921年,经人介绍,与无锡才女许淑彬结识。

许淑彬出身名门,其父曾在驻英大使馆任职,20世纪初奉调回国任教育部秘书。许淑彬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英语、法语、音乐学得甚好,彼时是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英语教师。

他们相识后,双方互有好感,建立了恋爱关系,感情日益升华,但因李四光家境贫寒而遭到许淑彬哥哥的反对。所幸,许淑彬的母亲喜欢李四光。她认为,李四光为人朴实厚道,柔中有刚;许淑彬生性好强,刚中有柔,两人结合,是天造地设。

于是,老人家做通了儿子的工作,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1923年1月14日,李四光与许淑彬在北京吉祥胡同的住所结婚。婚礼上名流云集,蔡元培为他们证婚。

矛盾迭起 和好情深

世上没有不冒烟的灶,人间难找不争吵的夫妻。李四光与许淑彬初结婚的一段时间,也发生过矛盾。

李四光事业心强,他认为自己已过而立之年,气旺力坚,正是大干事业的好时机,成家后,应把主要精力用在科研上。但他在埋头科研时,往往顾及不到家庭,年轻活泼的许淑彬难免感到孤寂和气恼。

一次,许淑彬约李四光星期天一起到颐和园去散散心。可是到了那天,李四光因急着修改一篇文稿到学校去了。许淑彬很气愤,独自抱着刚满一岁的女儿去了颐和园。后来,李四光虽然骑着自行车在颐和园门口赶上了她,并且一再道歉,但许淑彬一时心气难消,没有理他。这一天,夫妻俩都闷闷不乐。

李四光因研究地质科学,搬回家一些石头,而且一研究起来,就把妻子、孩子都忘了。有一天,许淑彬气不过,将一块石头拿去压了腌菜。夫妻俩为此发生争执,一连几天不说话。

有一段时间,李四光因赶写科研论文,每天深夜才回家。许淑彬怕他身体垮了,一再叮嘱他早些回家。一心扑在事业上的李四光就是做不到。有一天,许淑彬乘李四光未回,抱着孩子回了娘家。李四光深夜回到家,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哪知他伸手去摸被子时,摸到的是一块长石头,吓了一跳。

李四光冷静一想,妻子生这么大的气,问题出在“石头”上,家中出现的几次矛盾,自己确有一定的责任。第二天,他赶到许淑彬娘家,向她一再解释后,终于把妻女接回家。

自此,李四光对妻子的生活渐渐变得体贴、关心了。紧张工作之余,他会拉几首好听的小提琴协奏曲给妻子听,用音乐交流思想,加深感情。

相依为命 患难情真

1944年6月,李四光率领的地质研究所为躲避日寇,匆忙离开桂林向西迁徙。由于环境恶劣,天气炎热,卫生条件差,再加上饥饿、缺水,李四光在途中患上了痢疾,身体非常虚弱。许淑彬精心护理丈夫,李四光也强打精神以宽慰妻子。这对夫妻在逃难途中互相体贴、关照,度过了乱世中最困难的一段时光。

1944年年底,李四光夫妇随地质研究所流落到重庆,由于旅途劳累和生活太差,许淑彬也病倒了,家中的事情几乎都落在李四光的身上。他一边从事地质力学的研究,一边要照顾妻子,每天买菜、烧水、做饭、洗衣服,照顾妻子服药,事无巨细,样样都干得有条有理。

许淑彬见他十分劳累,又耽误许多科研时间,心里很难过。一天,许淑彬躺在床上对李四光说:“你是不是向所里讲一下,叫他们派个人来帮帮。不然,你会累坏的。”

李四光的个性十分要强,不愿给单位和别人添麻烦。他对许淑彬说:“请人来照顾,很难贴心,还是我多吃点苦吧。”

据李四光早年的一个弟子发表的文章介绍,李四光对妻子的爱护和照顾,不但情深义重,而且相当科学。文中说,许淑彬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特别是见到老同学、老朋友,往往特别兴奋,话也特别多。李四光认为兴奋激动对身体有害,他在家里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许淑彬的客人来了,先由他在门口迎接或接待,然后转告妻子,这样就能避免妻子激动和兴奋了。

由于长期劳累过度,李四光的身子也终于支持不住,心脏病发作了。一家两个病人,困苦可想而知。这对病中的夫妇到此时才更深地感到:健康的身体是事业和家庭的幸福之本。他们在病中相互鼓励,相互照顾,相互研究战胜疾病的办法,争取早日康复。

为保证双方按时服药,许淑彬用的药,由李四光保管,李四光服的药,由许淑彬存放。这样,彻底改变了以往服药不规律和漏服的问题。为配合药物治疗,他们还独树一帜地创造了两种疗法:

其一,音乐治疗。他们俩一个是小提琴高手,一个钢琴弹得非常出色,丈夫为妻子拉琴,妻子为丈夫演奏,两人娱乐起来,似乎病痛全无。

其二,钟情事业。李四光认为,去掉杂念也是一种较好的精神疗法。在治病期间,他时常拄着拐杖,带着罗盘出外散步,碰上值得测量、研究的裂隙和地层露头,他就蹲在地上仔细察看、分析,心思都集中在心爱的事业上。

他们的病很快有了好转。

飞鸟归林 相濡以沫

1945年,第15届国际地质学会要在伦敦举行。为参加这次学术盛会,李四光带妻子一同前往。4月初,他们从香港搭上一艘挪威货轮,航行两月余抵达法国马赛,再坐火车经巴黎到了伦敦。这一去就是4年。

1949年新中国成立,远在英国的李四光听到这一消息,激动得彻夜难眠,他决定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

这时,他得到消息,台湾当局正在设法阻挠他回国。他们要让他在英国发表一个公开声明,拒绝接受中共的职务,不然就要扣留他。

李四光把此事告诉了妻子。许淑彬毅然建议,让李四光先走,她留下处理伦敦家中的事情。李四光答应了。临别时,他紧紧握着妻子的手说:“我走了,你要时刻提高警惕。我在法国找到固定的住地后,马上给你来信,我在那里等你。”许淑彬含泪点头道:“我记住了。”

半个月后,许淑彬终于盼到了丈夫的信,她将家中的事务处理完毕,立即赶去与丈夫相会。几天后,这对历经风险的夫妇终于在法国相会。不久,他们一起踏上了回国的归途。

1966年,河北邢台地区发生强烈地震,正在病中的李四光非常想到灾区看看,并开展地震预报方面的科研工作。许淑彬说:“你的病这么重,走了恐怕回不来。”李四光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理解我。你过去不是经常讲,要全力支持我的事业吗?”

许叔彬只好答应了。李四光高兴地说:“这才是真正的关心和爱护我。”

李四光赴灾区考察临行时,许淑彬为他预备了一暖瓶面条。李四光说:“知我者,妻也。”

次日,李四光回到北京,许淑彬又赶去车站接他。李四光问她:“我只出去一天,你为何要来接呢?”许淑彬说:“我担心你的病。”

据贺思水的文章《从李四光小道想起的》,李四光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只想着两件事:一件是地震预报未攻克;另一件是放心不下与他相伴几十年的妻子许淑彬。可见他们感情之深。

1971年4月29日,李四光与世长辞,许淑彬痛苦至极。李四光不在,她的精神崩溃了,生活也感到索然无味。由于对李四光的过度思念,她终于病倒了。1973年,许淑彬去世。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dizhixuejia.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