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父亲的旅程

1958年父亲15岁,正是自然灾害最严重的那一年,村里家家户户都断了炊,大伯早早就随走西口的队伍到宁夏做工去了,二伯小小年纪也加入了“抗洪抗旱”去电灌站修老水渠了,工地每天管饱饭,不发钱。家里男人就是父亲,两个姑姑更小,每天饿得哇哇的哭。爷爷去世早,兄妹五个就靠奶奶一人做活养活,奶奶是小脚,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暑假时期,父亲和几个好友得知太原的许多工厂到处招工的消息。那时全国大炼钢铁到处都缺人,父亲他们决定到太原找工作去。因为都还是小孩子,和大人肯定商量不通,所以一致同意偷跑去。计划好了,各自回家准备行李,到村头大槐树下集合。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共有七个集合到一起的,没来的就是被大人发现或者临时退缩了。父亲的行李很简单,一套粗布褂子,四个口袋里塞着四个昨夜攒下的榆树皮杂面窝窝,盘缠是半夜撬了奶奶的陪嫁柜,总共有5元钱,父亲抽走了4元。因为怕发现,父亲半夜就溜到村头树底下,睡在石板上等着天亮。

那会儿到太原的路都还是土路,为抄近路一路上还要翻过好几座大山,顺着前行人踩好的羊肠道一路往北。

父亲的这帮“队伍”里,数我家的状况最差了,沿路有不少村民在路边偷偷兜售红枣、麻糖、枣糕什么零嘴的东西,碰到卖这些的时候,父亲就很自觉地快步走在前面等,或者故意落在后面装着提鞋什么的……。父亲的四个干粮早就报销完了,四元钱父亲要计划着花,不能什么东西都瞎买,还好那会儿正是夏末了,沿途的山路上有不少野枣、野木瓜什么的还可以填填肚子,碰到有水的地方就死命的灌水,把肚皮撑得鼓鼓的。父亲他们这帮少年走一阵疯跑一阵,累了就聚在路边的麦草堆里睡一会,清点一下人数,不敢走散了,那时候山里游荡着许多饿扁肚皮的狼。

三天后他们到了介休,介休是个好地方,山沟里不少枣树挂满了半熟的果子,正是夜班时分,没有看树人,父亲他们猴一样的爬上去,各自占树为王,疯了一样的往嘴里塞,都来不及咬,等身上等兜里能装的地方都装满了,才悄悄的溜下树,继续前行。

父亲经常给我说这段事,这会儿的父亲一脸的幸福,父亲说吃了那么多半生不熟的枣子,又喝了凉水,走了没多久肚子就开始发涨。所以,走不了多久父亲就要躲在路边解决一下,等父亲第四次解决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面前一窝牛粪,牛粪又被牛蹄踏了一下,就在蹄印的凹槽里,父亲发现了钱的颜色,揉揉眼,拿树枝拨拉一下,果然是钱,橡皮筋扎得紧紧地,零零碎碎的,数一数,十五元整,那一刻父亲觉得自己成了最富有的人,父亲说自己交上了牛屎运。

父亲没有学习雷锋好榜样,很私心地占有了那笔巨款。

此后的路上一切都很顺利,不同的是伙伴们买什么父亲再没有落后,他们买什么父亲也买什么,争抢着付钱和伙伴们一起共享。

从老家到太原两百八十多公里的路程,父亲他们走了整整七天,父亲走了他这辈子最长的路。到了太原,他们又分头在各个地方流浪了几个晚上,然后经过体检、选拔,最后都有了自己的一份工作,等全都安顿好了,父亲才记起给快要急疯的奶奶报了平安。

父亲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满脸的平静,我们像听故事一样,眼光里满是惊讶和疑惑,那么远的路真就这么走过来了么。我仿佛看见夕阳余晖下,一群活蹦乱跳的少年叫喊着往前飞跑,卷起一路风尘。父亲说,这不算什么,你大伯16岁去宁夏,走了整整一个月呢。是的,相对大伯来说父亲觉得要幸运的多呢,其实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这段经历并不算什么,但是谁又怎能忘记?

转自:菏泽日报20110314期    作者:杨锁亮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fuqin-2.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