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今天我们怎样讲道理

朋友来访的时候,已经接近了气急败坏的尾声。一周之内遇到两件“触霉头”的事情,让他有些“气急”,而“败坏”的缘由,则是自认为“素质”不错的他却无法通过讲道理来解决争端。

一件是机场托运的一个纸箱被整齐地撕出了一个长方形口子,恰占底部一半的面积;另一件是一个月前更换的手机手写屏再次出现问题,结果对方却死不认账。一个是代表最发达的现代企业,一个是最传统的手工作坊(尽管是在大型超市中),让朋友失望的就在于,二者“似乎都不太讲理”。

据“讲理”的朋友说,机场方面的“不讲理”表现在他们只能说“非常抱歉”,但“有可能是运输过程受潮的自然事故”;那个手艺人的“不讲理”则是直接推诿说“谁知道你是怎么用的”。朋友的回应之道是:对机场方面承认各种情况都可能发生,但凭“常识”看,“如此整齐的撕口会是自然发生的吗”;对手艺人最后脱口而出的则是:“这么说,你的良心同意吗?”

建立在“常识”和“良心”上的道理,似乎都不是“硬道理”,结果分别是机场给重新包装了一下,后者只好自认倒霉。

依据相交多年的了解和自己的生活经历,朋友的话大致可信。不过也笑他太迂阔,“书生意气”:你要解决问题,不是为显示你多讲道理——为何不打消费者热线呢?朋友顿了顿说:即使消费者热线能认真对待,他们不是也得靠讲道理解决问题吗?

我一时语塞。是啊,官方或法律介入的时候,就需要证据,这些年让我们起耳茧的告诫,无非是消费者要学会“保护自己”,要时时留心保留下法律解决的“证据”;——姑且不论这样像律师一样地活着有多累,能解决多大问题,恰如朋友所言,这也终究是以证据来讲道理而已。那么,为何我们不能以更简单的方式,比如“常识”和“良心”,来讲道理呢?

纯粹从“道理”出发,朋友的话并非无懈可击。在世界越来越复杂的今天,机场和手艺人的话的确也未必不会构成一种可能性,反过来就是说,“常识”未必可靠,各人有各人的“良心”,“良心”与“良心”之间,有时相差何止千万里?在一个相对主义盛行的时代,还有没有、需不需要坚持,那些普遍的价值?——这,是一个时代的难题。

顺着便想到,为何一定要讲道理呢?这样想时,身体忽然一阵发紧:朋友曾说,“气急败坏”之后,他最想做的,就是朝那个机场职员和手艺人脸上,狠狠地揍上一拳。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jiangdaol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