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美丽的夜,留在大草原

那年,我们去内蒙古大草原深处,看到了最美的夜色。看到了夜色里最寥廓的夜空,看到了寥廓的夜空中最灿烂的群星。

正是八月草丰水美,一望无垠的草原像一块自天而降的大绿毯将大地密密覆盖,起伏的绿色线条与浩渺的天际相接,不见尽头。白色的蒙古包似朵朵棉花绣在绿毯上,盛开着畅快无序的旺盛和安详。越过大青山,这次第展开的草原美景便渐渐聚拢眼前,直至一个名叫昭和的草原深处,那草原的恣意和辽阔,浩浩荡荡,直抒胸臆,如一幅挥毫泼墨的写意画,镶嵌在天与地之间。那种渺,是粗犷的,那种远,是浩荡的,那种旷,是透亮的。那种目及之处无边无际的绿色是撼人心魂的,那种想要跪下来亲吻大地的冲动是真实的。

草原深处有人家。草原深处住着王同学二叔一家。我们到大草原看望正在病中的二叔,二叔的病不严重。因此在我们到达时,老人家高兴地给我们杀了一只羊,晚上烤全羊,用最隆重的蒙古礼节款待我们。吃过晚饭后,我们睡在蒙古包里。看到了最美的夜晚和最亮的星星。

那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我们从蒙古包里出来,在群星璀璨的夜空下散步。走了很远的一段路,脚下是松软的绿草,头顶是浩瀚的苍穹,耳边是清爽的微风,天和地,高远而又寥廓的虚无。我们都没有说话,一定是被这样的夜景镇住了,也一定是被明亮闪烁如宝石的星星迷住了。星星,繁茂,静谧,布满深邃的天空,唯恐人的说话惊扰了它们的美,惊扰了夜色的美。终于,我憋不住了,说,没想到草原的夜色这么美,也没想到,天上的星星这么多,这么亮。王同学说,站在这儿,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好像被天地吸进去后然后给熔化了。确实,那种感觉,自己缩小的像被大自然那种神秘的力量给熔化掉了。

沁凉的夜风拂过脸颊,连那风都是清澈无染的,一阵影儿似地跑掉了。我想,我们都有太久长的时间没有仰望过苍穹了,都有太久长的时间没有看过苍穹中的星星了。我们居住在城市,晚上城市的夜空是浓稠的,是看不清天空的全貌的,我们也从未打算甚至试图去仰起头来看一回,我们吃过晚饭就守着电脑或电视了,我们不吃晚饭也想不起来头顶有个天空的星星可供我们观看,我们早已忘却了我们城市的上空是有风景的,以至于我们需要跑这么远的路,仿佛就是为了要看星星。

古诗曰:一川星斗烂无数,长天一月坠林梢。古诗曰: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古诗曰:星河灿烂,若出其里。古诗曰:……古诗里有着我们今人的感受,古诗里有着我们今人的思想,古诗里也有着我们未曾知晓的绵渺情感,那要吟诵的,那要赞美的,那要哭泣的,那要膜拜的。那要连接着古人和今人的情感纽带是夜空的星辰亘古不变的光亮,新鲜如乳,冷艳欲绝。

而此刻,我们的耳边回荡起那熟悉的悠扬的旋律了。“草原夜色美,琴曲悠扬笛声脆,晚风吹送银河的星啊,汇入毡房闪银辉……草原夜色美,九天明月总相随,晚风吹拂绿色的梦啊,牛羊如云落边陲……草原夜色美,未举金杯人已醉,晚风唱着甜蜜的歌啊,轻骑踏月不忍归。”夜色撩人的夜晚,不忍归,不忍归。

渐渐地夜色已深,繁星闪烁的天幕愈加幽邃,寥廓宏大的天地一片静寂。突然间,一种惊怵袭来,是那种人的弱小对抗不了天地的强大而产生的惊怵。我觉得,我们被这大草原的美丽夜色吓坏了。回到毡房,躺在厚厚的毛毯上,一夜难眠。但终于,星星陪伴着我们进入了黎明的梦境。

朝阳升起,繁星隐去。和二叔告别,和草原的夜晚告别。当我们驱车返回、驶入呼和浩特市区时,王同学接到二叔的女儿打来的电话:二叔一口气没上来,刚刚离世了。

生活就是这样,昨夜还陶醉于天地,今朝就面对死亡;适才还谈笑风生,转眼就阴阳相隔。

美丽的夜,留在了大草原。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meil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