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闲谈中国人的“面子“

在中国人眼里,面子可是一件大事。俗话说“人有脸,树有皮”,要是不要脸面,人人都不屑与其为伍,所以才有了“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揭短”这句话。你没注意吗,亲娘打孩子都是打屁股,只有后娘才打脸。女人们出门或参加重要活动都要打扮一番,除了选择穿什么衣服之外,更多的时间还是花费在脸蛋上。描一描柳叶眉,染一染樱桃唇,面色不太好的还要淡施脂粉。

中国人要面子的传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显然不是从原始社会开始的,因为那时候的人是“以树叶遮羞,以兽皮为服”的。也许到了夏、商、周,中国人就开始要面子了,但是爱面子形成风气应该是从孔子开始的。孔老二的儿子孔鲤死了,他没钱给儿子买棺材,颜回劝他卖掉车马为儿子置办一副棺材,孔子坚决不同意。他说:“当官的没有车马,那像什么样子?”最后孔鲤的尸体是不是用草席卷起来埋葬的,已经不可考究,但是从那以后人们开始特在乎面子,当然在乎面子的大多都是有脸面的人物了。

古代最要脸面的人还有项羽。秦朝末年起义军楚汉相争,项羽被刘邦打败。有人劝项羽渡过乌江,以求东山再起,可他说:“天之亡我,我何渡为!……纵江东父兄怜我,我何面目见之!”遂拔剑自刎。可怜一代英豪,就这样随着乌江浪涛,付之东流了!

大清朝的乾隆帝也很好面子。英国使臣远渡重洋,要和大清朝建立外交关系,乾隆皇帝端坐在龙椅上,要英国使臣行三拜九叩大礼。他皇帝的面子是保住了,可是也种下了祸根。后来清朝的皇帝不得不卑躬屈膝地割地赔款,与西方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

其实,说只有有脸面的人才要面子也不对的。阿Q就是一个没有地位,没有钱财,被未庄人拿来取笑的角色,虽然不是什么有脸面的人物,但是他就很要面子。有人让他丢了面子,他会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捞回面子。有人打了他,他会忍受着肉体的痛苦说道:“我就算被儿子打了。”

现在普通中国人都要面子。几个哥们儿喝酒,不论酒量大小,都要充英雄,讲义气,“哥俩好,要喝倒”,最后真的倒在了地上,别人去扶他,他还说:“别管我,我没事!不行咱哥俩在整几个?”河北保定有个李启明,酒后驾车在校园里横冲直撞轧死了人,但是他还是把面子放在了第一位,大声喊道:“我爸是李刚!”,结果不仅他进了局子,就连他爸爸李刚也颜面落地。薄熙来已经犯事成了阶下囚,还死撑着面子。他一边在大堂上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曾有外遇,说妻子和王立军有暧昧关系,一边还大言不惭地喊叫:“不要侮辱我们薄家的家风!”

可话又说回来,也不是所有中国人都那么在乎面子。越王勾践就是一个。他吃了败仗,被吴王夫差弄倒吴国做人质,虽然丢进了脸面,却不肯像项羽一样拔剑自刎,而是主动装孙子,为夫差牵马坠蹬,端茶倒水,俨然一副奴才像。他不要面子是为了捞回面子。他卧薪尝胆,终于用“孙子”的姿态麻痹了夫差,东山再起,最后起兵灭掉吴国,成为春秋霸主之一。

汉朝的司马迁因李陵的案子被下到牢狱,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却被施以腐刑。对古代文人来讲,这无疑是最为严重的羞辱,颜面荡然无存。但是他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写出一部史书而忍辱负重,终于完成了一部流传千古的《史记》。秦末汉初的韩信,也算得上一个大气之人。他年轻的时候穷苦潦倒,在大街上受人欺负。但他胸怀异志,甘愿忍受胯下之辱。以后投奔刘邦也成就了一番事业。

其实,有的人一时丢弃脸面,也是一种气度。古语有“大丈夫能屈能伸”也算得上一种境界。战国时期赵国有一将一相,将是廉颇,相是蔺相如。蔺相如虽是文官,但地位比廉颇的高。一介武夫的廉颇很不服气,瞧不起蔺相如。有一天两个人在一条狭窄的街道相遇,如果互不相让谁都不能通过。蔺相如没有和廉颇斗气,主动掉转车头,让廉颇先过去。他的行动终于感动了廉颇,廉颇脱掉上衣,背上荆条到蔺相如府上登门请罪,上演了一出传诵千年的“将相和”。邯郸那条狭窄的街道也因此被命名为“回车巷”。

以上这些故事,早已超出世人所理解的普通“丢颜面”的范围。有些人“自取其辱”,“甘丢颜面”,那是一种智慧。表面上他们丢了脸面,实际上他们是衡量了“要脸面”和“丢脸面”之间的利弊得失之后,做出的一种低调的姿态。为人处事,有时候要有气宇轩昂的高调,有时候要保持谦虚的低调,问题就在于什么时候要高调,什么时候要低调。有的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只是一味地高调,反而适得其反,被人看作是“猪脑子”。
就拿喝酒来说吧。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小酌几杯,谈天说地,交流感情,并无不可。但是有的人总喜欢在酒桌上唱高调,比豪爽,论英雄,不醉不散,结果酩酊大醉,有时候误了大事,有时候还闹出人命。这都是“脸面”惹的祸。

林语堂在谈到面子时曾经说过:“只能给国人的脸,不但可以洗,可以刮,并且可以丢,可以赏,可以挣,可以留。”关键的问题是什么样的面子必须要争,什么样的面子可以丢,什么样的面子必须留,什么时候可以赏给别人脸面。只有弄懂了这些问题,才算得上有智慧的人,大勇大德之人。

上个世纪中期,中国出了一个人物,叫李宗吾,写了一本书《厚黑学》,很快成为火爆的畅销书。这本书本来是研究人性的,以辛辣的笔锋讽刺了有些人阴暗、毒辣,为了名利不顾一切的变态心理。可是有些人却把“厚黑学”奉为至理名言,并且付诸于实践,衍生出了危害一世的扭曲变态心理。实际上,现在有些人格低下的人,就是《厚黑学》活版本。君不见,有的人为了当官或升职,出卖灵魂和肉体,脸面则更不在话下;有的人为了发财,不惜拉拢行贿,违法犯法,变成了社会的蠹虫。这些人用最为通俗话说,就是信仰了一个歪理:“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他们把有形的脸和无形的脸统统当作了一种武器,卑鄙下流之际,使人厌恶不屑之极!

作者:吴士异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mianz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