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难得糊涂

中国人喜欢反着说话。郑板桥说“难得糊涂”时,肯定是他一辈子最清醒的时刻。

我们总说看书多的人是明白人,其实这是反话,书看多了肯定糊涂。我有两个好朋友,许知远和伊伟,是我认识的人里面看书看得最多的。这么说吧,如果我想找一本讲老北京的书,我只需要给伊伟打个电话,马上就能获得一个至少有20本书的口头书目,而且还带着一两句话的简介。想知道外国人又有什么新的理论,比如世界到底是圆的、平的,还是菱形的,问许知远就可以了。他不仅能告诉我关于地球的所有理论,而且都有出处,包括作者姓名、书名、出版社名、编辑名,连标点符号都不会落下。牛吧?

但是我也能证明他俩根本不是明白人,因为对他俩我还是挺了解的。

首先,他俩都没媳妇;其次,他俩都没发财。我们一起做“大人在说话”节目的时候,许知远说最值得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时常捧着一本书,坐在湖边僻静的板凳上发呆。这像明白人说的话吗?他说现在的人太忙,人如果没有时间发呆就会出问题,就没有思想了。伊伟更逗,本来身体条件就不是特别出色,还死活要跟一个记者队去徒步可可西里,而且还兴奋地说:“这次去,没准就真出不来了。”这是明白人干的事吗?明明知道可能出不来,还往里面冲?还好那记者队的队长是个明白人,拦了一把,没让他去。我当时真担心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还不一定找得着第二个伊伟。

这两个读书人,一个发呆,一个“找死”,充分证明看书越多越冒傻气。

我看过一个数据,中国以美元计的百万富翁绝对人数已经超过法国了,说明我们国家还是有明白人的。但是好像我们这儿像我这俩朋友这么冒傻气的读书人比法国少好多,因为大家都太聪明,所以没人去干糊涂事。

难怪中国人说:难得糊涂。

作者:洪晃    摘自《无目的美好生活》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nandehutu.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