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友情文章 - 正文

一别十年,再相见

记忆中的他,瘦瘦的,在月下,披一身清辉,嘴角浮着几缕笑容,眼中闪烁出坚毅,自信地朝我们走来。然,我们有十年未见。隔了海洋般的光阴,再相逢,我可能认出他?

作别了大学校园,同学们天南地北,各奔前程。校友录,又暂时拉近了空间,将我们联系在一起。一年前,我们有了彼此的消息。原来,他几年前也回到了这座小城。只是,我们不在一个单位。我知道,他一直很上进,也很优秀。在学生时代,他就很活跃,是系里的风云人物。如今,他很努力,是他单位的重量级人物。

毕业后,我们一直未见。而我,就要去他的单位了,因工作的需要。

当年,在校园里,我们同城老乡本来就少。如今,回到小城工作的同学,更是少之又少。十多年前,相识是缘;十多年后,相聚也是缘。

车子启程的那一刻,我心中有了淡淡的期盼,并夹杂着隐隐的不安。

到了,我们下车。撑伞缓行,隔着一段距离,我就听到有人在问,“……来了吗?”有同事回答,“来了,她在后面。”近了,一个穿白衬衣、戴眼镜的男子亲切地问我,“你认识我吗?”其实,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们要相见,我是很难在人群中认出他的。我从他的眉眼间寻到了熟悉的痕迹,就轻轻地说,“认识。”

不安感,瞬间消去,我们彼此还能认出对方。

心里,我已经有不少感慨了。十年,他的变化,极明显。何时,他的鼻梁上多了一架眼镜?何时,翩翩少年少了几分飘逸?

一刹那,我的思绪飘到了一个春日:我去广场放风筝,遇到了另一个同学,只是一瞥,目光短暂地掠过他的头发,我看到了上面的飞霜。匆匆打过招呼,前行,我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他才三十岁呀,我们不过几个月不见呀,哪一夜,时光就这样在他的发间打上了烙印呀。我感觉,我们这一代人挺不容易的。

随着同事进会议室,时间尚早,我们坐着休息。他走过来,与我打了招呼,忙自己的去了。悄悄打量他,我发现,他发福了。不过,精神相当好,人显得成熟稳健。我暗想,积极向上的人,有颗达观的心的人,总有着别样的风采。

傍晚,一起就餐,我们围坐成一桌。他举杯望着我,“十年没见了,无论如何,我今天第一杯酒要与你喝。”我多希望自己可以豪爽地端起酒杯,将杯中物一饮而尽。可是,我不能,那么多同事在场,我怕会失态呢。况且,我喝了第一杯,后面的人跟着同我喝,我该怎么回绝呢!

我心想,哪日我们同学小聚,我们再把酒言欢。

见我不愿“干杯”,他善解人意地让我随意喝。我递过一个感激的眼神,他笑。他接着同其它人喝酒。同桌的四五个女同事相当矜持,她们坚持不多喝酒,实在回避不了就喝小口,有的干脆把杯中的啤酒换成了汤水。我们一行人,都是安静的,不喜欢在大众场合表现自己;更重要的一点,我们都认为自己不胜酒力。

接近尾声,女同事们纷纷起身。他充满期待地望着我,“我们喝一杯?”如果说第一杯酒,我有顾忌,那这最后的一杯酒,他正在兴头上,我不喝是驳了他的好意。再说,人家是主,我是客,我一味拒绝会薄了主的面子。于是,我一口气,干了。

我们与他们合作两三天。我看他在做事,细心,果断,效率高。有次,我看到,因为投入,他的额头、鼻尖还挂着汗珠。

都是忙工作上的事,我们私下没说几句话。

后来,我们聊天。

我说他更成熟稳重了,他笑说,谢谢,过奖了。他也说起了我,说我好像比过去矜持。我笑,是变低调了。在大众场合,在同事面前拼酒,我可不敢。他笑,有道理。

我们聊及心态,健康,养生。我们处在不能称大亦不能称小的年龄,有奋斗的热情,有工作的压力,有家庭的责任,有人生的迷惘……

我们忆起了往昔,谈起了曾经各自的感情,各有各的感慨。一些尘封已久的情与事,在静夜里穿过时空,又在眼前缤纷。只是,再回首,心绪淡淡。

十年了,我们已经不再年少。只愿,在时光的积淀中,我们渐多一份成熟与沉稳。

转自:影婆娑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shinian.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