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正文

死亡公寓

铃儿是一个刚读高一的高中生,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由于妈妈的晚期肝癌,使家里背负了沉重的债务,但是即使倾家荡产还是没能挽回妈妈的生命。因为欠下不少债务,铃儿只能和爸爸卖掉了曾经幸福的小家来偿还债务

为了租到一个经济实惠的好房子,铃儿和爸爸找了很多地方,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而没租成。有一天,在一家中介的墙上,铃儿他们意外看到一个公寓里有房子出租,不但地段离铃儿的学校不远,最主要是房子的大小和价钱都比较合适。于是她们马上找到中介老板,要求去看房。

老板联系好公寓的管理员后,铃儿和她爸爸按照地址来到了这所公寓。这所公寓从外表上面看有些年代了,而且令铃儿奇怪的是,在公寓的大门口分别摆放在一块大石头,并且石头之间用一根绳子牵着。管理员看到铃儿和她爸爸后很热情,赶忙领着她们来到了那间出租的房间,打开门,里面除了一些霉味外,还算好。可能是最近找房太累了,看到这里的环境都还算好,于是父女俩决定租下这里,管理员听后十分高兴,说他们是第一个这么快就决定租下这里的房客。管理员的热情让铃儿觉得有些奇怪。就在铃儿他们走出公寓大门的一刹那,铃儿突然觉得在她租住的对面房间似乎有一个女生在望着她,当她想确认一下时,女生又不见了,正当铃儿在纳闷时,爸爸在一个劲的催促她了。

就这样,铃儿和她爸爸就住到这里,刚来时,周围邻居十分热情,都帮助她们搬家。这让铃儿觉得很开心,铃儿趁爸爸午休的时候,走出房间想想看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对兄妹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而让铃儿觉得奇怪的是这对兄妹的头发全部都白了,而且一声不吭,一人手里拿着一个娃娃。这时下面有人在喊着什么,于是这对兄妹赶忙避开铃儿急急忙忙的跑了下去,就在这时小女孩的娃娃掉了,可是她却没有回头去捡。匆匆地跑了下去。铃儿上前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娃娃也追了下去,只见一辆搬家公司的车摆在了楼下,车上坐着的似乎就是兄妹俩的父母。当铃儿还没来得及给娃娃。坐在靠窗的妇女先开口了,“你们还是早点搬吧”。说完后,车子便开动了。

晚饭时分,铃儿告诉爸爸这里虽然这么大,却住人不多,他们左边的一家是公务员,右边的是公司的普通职工。住在她们下面的有一家是无业的,不过好像女的是做小姐的。还有一家刚刚搬走,剩下的就是管理员一家了。这时门突然响了,铃儿打开门,原来是管理员,在询问她们是否住得还习惯后,管理员告诉她们住在这所公寓每天晚上必须在十二点之前跨过公寓大门前的绳子,因为一直以来住在这所公寓的人如果没有在规定时间回来,都会离奇死去,而且住进来的房客不能再搬出去,如果搬走了,在十二个小时之内,一家人也会离奇死去。

可铃儿说,今天有一家不是搬走了吗,管理员无奈的说:“这是因为住在这里的老租户发现的一个规律,只有当公寓有新租户搬来后,住在这里时间最长的租户才能搬走。以此类推下去。而下一次如果有人再搬来,就轮到我了。”说完这些,管理员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跟本就是鬼话”铃儿的爸爸不屑一顾的说,“肯定是这里的管理员为了能更好的管理这里,又不想让人搬走才编的,哪有这样的事”说完便又喝起了酒。自从铃儿的妈妈走后,他便整天以喝酒来打发时间,原来他曾是一名报社的编辑,经过这次家庭变故后,便再没有心思写文章了。铃儿无奈的望着醉酒的爸爸,再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些实虚实幻的影像,觉得异常烦闷。

下课了,铃儿每天都回得很晚,因为她不想看到成天喝酒的爸爸,和充满着恐惧的公寓。她慢慢地走着,来到公寓大门外的那条耸人听闻的那条线前时,她停住了脚步,“真的是这样的吗?”铃儿陷入了沉思中,这时一双大手出现在了铃儿的眼前,玲了慢慢的抬起了头,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不开心吗?快走吧,不然到了12点就麻烦了。”铃儿疑惑的望了望这个男生,男生才知道自己忘了做自我介绍了,原来这个男生就是那个公务员有的儿了,现在读高三了,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但是因为这个公寓奇怪的规定,让他上大学有了困难,连想出国都不行,现在他的爸爸接到上级的调职报告,必须在月底前去新的工作地方报道,不然作辞职处理,现在他们一家人都感到很伤神。听说这些,铃儿觉得原来住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痛苦。“快走吧”男生又伸出了他的手,铃儿慢慢将手递了过去,就在男生牵住铃儿手的那一瞬间,铃儿觉得轻松了很多。

后来,通过和他的交流,铃儿才知道公寓这个奇怪的规定是在这所公寓房东老板女儿离奇失踪后产生的。自从房东女儿在放学路上失踪后,只要是住在这所公寓的人如果在晚上12点之前没有回到这里,便都会奇死去,如果搬走也一样会在12个小时之内死去。所以这里很多人都因为这个不能违反的规定而倍受煎熬,一切外事活动都无法参加,特别那家原来是在某公司任职的男人,因为不能按照公司的要求去外地出差而被解雇,一连找了很多工作,都因为这个原因而没能成功,于是他便不再出去找工作,整天和他妻子一起躲在家里,很少看见他们出来。而那个在夜总会做小姐的,有一个男朋友,不过是个吃软饭的,每天只知道要钱,由于她不能外出接客,所以每天的钱也不多。还有那家搬出去的,因为他们家的小孩的名字和房东女儿的名字相同,所以每当他们家里人叫他们孩子名字时,就会有怪事出现,慢慢地他们的孩子变得精神恍惚起来了。听着关于这所公寓的介绍,铃儿突然又想到了她之间看到的那个女生的影子。难道那个就是房东的女儿。

为了确定这些,玲了决定去房东女儿家看看,当她走到门前准备开门时,她突然感应到了一些什么,但是她不确定,她敲了敲门没有反应,于是她拧了拧房门的把手,拧不动,像是从里面反锁了。而且从窗里看去,里面应该很久没有人住了。如果是这样,那么铃儿看到的女生是谁呢,难道是幻觉?

走回家时,玲了路过那家公司职员的家门口,自从自已搬到这里就很少见到他们一家,这时他们家还亮着微弱的灯光,铃儿透过窗子忽然看到奇怪的一幕,只见他们两个坐在餐桌前,家里什么都没有,这时妻子拿出一个瓶子,但是不知道里员装的什么,只见妻子在她和她老公的手上一人倒了一半,然后,两个互相用舌头舔了起来,从他们的神情好像很高兴。铃儿没有多看,越来越觉得这个公寓充满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一定要搬走,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对,试试,可能我们没有事呢?”这是那个男生公务员一家。因为男生的爸爸掉离的时间马上就到了,而男生也想去留学,于是他们一家经过激烈的思想挣扎,终于决定试一试。

当男生告诉铃儿,他们一家决定违反这个规定搬走的事情后,铃儿觉得很意外和难过,好不容易可以在这个郁闷的环境找到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却这么快就要走,而且可能再也看不到了,想到这里,铃儿很难过。男生走到她面前,帮她擦掉眼泪,告诉他,他不会搬太远,而且不一定就会有事。这也是为了她。如果他搬走没有事,她也可以马上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铃儿知道男生是走定了,于是她解下自己手上的一根绳子,递给男生,告诉他这是她妈妈生前送给她的护身符,可以保平安,现在把它送给他。希望真的没事。男生笑了,“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他们一家临走时,大家都来送他们,虽然大家为他们感到遗憾,但是更多的是期待真的会有奇迹出现。

傍晚。男生他们一家来到他们的目的地,看着手表走动的时间,虽然心中仍有些担心,但是却扔抱着一丝期待。正在他们一家在清理物品时,突然家里停里,漆黑的环境顿时让他们都惊慌失措,这时男生的爸爸提议,去一家24小时营业的地方,这样就安全了。于是一家人慌慌张张地来到了一家24小营业的餐厅,果然这里灯火通明,人气旺盛,这样的场景让他们一家觉得轻松了不少,正在他们准备点餐时,餐厅的灯忽然都黑了,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除了男生他们一家之外,周围都没有人了,男生突然发现坐在身边的爸爸妈妈都不见了,正在这时,男生听到了妈妈凄惨的叫声,顺着声音男生看到妈妈正落在一个水池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按住了,不断往下沉,妈妈的表现很痛苦,男生想上前帮忙,却怎么样走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在痛苦中被水活活溺死,表情十分恐惧。这时男生又听到爸爸的惨叫,只看见男生的爸爸正困在一台绞肉机中,腰子以下的部位,已经全部被绞完,只剩下胸以上的部位。凄惨的叫声和痛苦恐惧的表情让男生吓呆了,一瞬间,男生的爸爸便彻彻底底的消失在绞肉机中。男生终于控制不住失声叫了出来,突然一个穿着校服的长头发女生出现在他面前,当她慢慢抬起头来,男生似乎看到他平时最为恐怖的东西,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半边已经血肉模糊,另外半边像是布满了水泥。一双眼睛都只有眼白。走起路来,整个身体的每个关节都在喀嚓作响,只见她伸出只有骨头的手走向男生,男生一边失控地叫着,一边跑着,可是无论他怎么跑,那个女生总能跟上他,终于在一个死胡同前男生停住了脚步,一双干枯的手和一张恐怖脸马上现现在他面前,就在这双手马上要伸到男生脖了上时,男生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不停地喊着:“要杀就杀我,不要伤害铃儿”这时铃儿送给男生的护身符发出了一道光,等男生再次睁开眼时,那个恐怖的女生不见了。周围又变得平静了,正在这时,男生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铃儿打来的,男生赶忙打开手机,手机上马上出现了玲了的面容,“铃儿,我没事了,我真的没事了,多亏了你送给我的护身符!”“是吗,那太好了”这时手机上的铃儿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那你现在看看你手上的护身符还在吗?”当男生再次看他的手腕时他这才发现,果然铃儿送他的护身符没有看见了,就在这时,手机中铃儿的图像变得恐怖起来,五官越来越模糊,慢慢得整个手机屏目都变成了刚才那个女生吓人的脸,越来越近,似乎就要碰到他了,随着男生的一阵惨叫,整个世界变得清静了。

就在这个时候,餐厅的的灯光又亮了,周围也恢复也刚才的热闹,一服务小姐拿着菜单来到男生一家桌前准备问他们需要什么时,服务小姐吓呆了,只见桌子上的三个人,都面目恐惧的睁着眼睛,七孔流着鲜血。死了。时间刚好12个小时。

公寓这边,铃儿坐在床子,眼睛看着手中的电话。看着墙上的时钟,她终于拨通了男生的电话,但是对方的回答却是无人接听。铃儿似乎有了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铃儿正在房间整理,他爸爸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电台,就在这时,电台里正在报道一则重大新闻,称在某某市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餐厅里发生一件一家人离奇死亡的案件,而且这件案件发时,该餐厅突然停电几分钟,警方经过初步调查,排除他人做案的事实,而他们的死亡都是窒息死亡,更多的结论,还需警方做进一步的调查。

听到这里,正在房间整理铃儿整个人的惊呆了,而他的爸爸的表情出表现出很大的不可思议。于此同时是,这所公寓的其他住户也都得知了这家人不幸的消息。在表示惋惜的同时,也不在对这个可怕规律再有所期待了。

铃儿觉得很老天对她很残忍,让她失去了母亲,又让她失却好朋友,还让她可能一直陷在这个可怕的地方。她来到房外呼吸着令人恐惧的空气,就在这时,她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的对面,然后在一间房间前消失了,而那个房间正是废弃了的房东的家。那里不是没有人住吗,怎么老是看到有一个女生在那里呢?铃儿觉得不对劲,于是她又在黑暗中摸索着来到了房东的家门口。和上次一样,房中依然没有任何有人的迹像,拧门也拧不动。难到真的是幻觉,还是因为这些天发生的一连串的怪事让她精神恍惚了。于是铃儿下了楼,又路过了那家普通职员的家门前,他们房中也亮着灯,他们夫妇仍和上次看到的一样,坐在餐桌上,不过这次铃儿听到了他们的讲话:“亲爱的老婆,我们家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了,连水也停掉了,那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呢?”“亲爱的老公,那就吃这个吧”只见老婆拿出一把刀,朝男的笑了笑,然后,先用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下,然后,又帮男的在手腕处割了一刀,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俩人分别俯下身来吸着对方手腕上血,然后满嘴血淋淋地对对方说:“真好吃”。然后继续吸着。

而这一切,都被窗外的铃儿看到了,天啊,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啊,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啊,铃儿不敢再多待一下了,头也不回的往家跑。回到家中,这里也不能带给铃儿多大的安慰,房子里乱糟糟的,铃儿的爸爸又喝得烂醉。看到铃儿回来了,还叫铃儿陪他一起喝。自从妈妈死后,铃儿就觉得爸爸变了,变得陌生起来,而且爸爸看铃儿的眼神,也让铃儿十分不舒服。铃儿回到房间,关上门。想着搬到这里后发生的一切,铃儿觉得这些一定与失踪的房东的女儿有关,直有弄清了这一切,也许就可以化解这里的危机了。铃儿想着想着,慢慢睡着了。

这天下课后,铃儿来到图书馆,在电子阅览室中查询着有关这个城市近年来的失踪案例。果然,铃儿很快查到了有关房东女儿失踪的报导,报导不多,内容也和她听到的差不多,报案者是房东老板。铃儿觉得查到的这些对她要解决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帮助。于是她离开了图书馆,向公寓走去。快到公寓时,玲了被一个老妇人吸引了,这个老妇人,在铃儿搬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过了,她住在公寓对面的一所楼房里,几乎每天,这个老妇人都会坐在这个楼房下的草坪上,旁边总会摆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假猫,可是这个老妇人好像从来没有把它们当成是假的,总是抱在身上摸来摸去。铃儿边看着老妇人边向公寓走去,就在这时,老妇人突然说话了:“哎哟,这么久不见,你就长么高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铃儿十分好奇,难到这个老妇人认识铃儿,于是铃儿来到这个老妇人身旁,问老妇人:“您认识我吗?”“哦,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不过你和她长得真像,我还以为是她呢,我真的有好久没有看到她了.”“您说的她,是不是这所公寓房东的女儿啊?”铃儿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是啊,自从那天放学她回家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了。”“哪天啊”“我不太记得了,反正那天以后,报纸上就说她在放学路上失踪了”老妇人说又摸着她的假猫说道。“难道,不是在放学的时候失踪的吗?您真的看见她那天回家了吗?”“那当然肯定,我真的是看着她进公寓的”铃儿听到这些,没有再问下去了,也许房东的女儿真的还在这个公寓里。

“怎么办,我的女朋友还没回来”铃儿刚把一切都收拾好,准备睡觉时,突然听到公寓下面闹哄哄的,于是铃儿和爸爸一起来到了楼下,原来,是那个做小姐的女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现在离十二点只有半个小时了,听周邻居说,平时这个时候,她应该早回来了。女人的男朋友急了,打电话却打不通。于是这个男人决定骑单车沿路去找她。原来,这个女人,今天陪客人时多喝了一点酒,把时间忘了,等她送完客人看表时,才发现离十二点只有半个小时了,顿时她的酒醒了。顾不得拿东西,拦住一辆出租车往家赶,可是老天偏偏和她做对,遇到了交通事故,造成了长时间的堵车,女人知道她不能在这样等下去了,离十二点只有十五分钟了,于是她准备下车,付账时,才发现刚才走得急根本没有拿钱包,于是她只好把身上仅有的零钱,和一些手饰给司机,司机不肯,不让她下车,女人顾不得这些,强行跑了。司机的叫喊声,刚好惊动了正在巡逻的警察。于是女人一边躲着警察,一边没头没脑的乱跑。好不容易在一个拐弯处把警察甩掉后,女人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看看时间,只有五分钟,这个时候,女人彻底崩溃了,死神似乎正在向她逼进,就在这个时候,女人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她的男朋友,只见她的男朋友正骑着单车朝她过来,女人向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挥着手,朝男人那边跑过去。于是男人载着女人没命的往公寓赶。只差两分钟了,公寓这边铃儿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毕竟是同住在一起的邻居,谁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出事。

 

“看,他们来了”“快点啊,加油”只有一分钟了,铃儿的爸爸一边看着手表上走动的时间,一边也被这样的场景感染了,大家都是这么的投入,仿佛真的看到了死神一搬。还有几秒钟。三秒,二秒,随着指针指向十二点。女人和男人还有单车一起刚好越过那条线。大家在沉静了几秒钟后,都欢呼起来,这个场面就像运动员在动动场上得了冠军一样。

经过这件事后,铃儿的爸爸似乎从中得到什么启发,一天,铃儿回到家中,发现爸爸这天没有像以前一样喝得大醉,而是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写着什么,玲了走了过去,原来爸爸是在写这所公寓的事。爸爸见铃儿回来了,高兴的说:“我终于又可以开始工作了,我想我的重新开始就靠这篇文章了。”“这不太好吧,如果这件事被公开了,就不会有人再住进来了,那么我们都出不去了。而且如果被这里的租户知道,他们肯定会生气的。”铃儿觉得在她没有弄清这件事情之前,最好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可是爸爸跟本听不进去。铃儿知道自己是劝不了的,于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时,突然有人敲门,铃儿的打开门,原来是管理员来送东西给他们。正在忙碌的铃儿爸爸并没有再意,仍在写着。却正好被管理员看见了。他的表情马上变了。铃儿似乎觉查到了一些。正想解释时,管理员不见了。就在这时,铃儿的爸爸舒了一口气,看样子是写完了。只见爸爸拿起电话打给报社的主任,可能是主任要他用邮箱发过去,铃儿爸爸打开邮箱发邮件时,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发送不出去。“可能是对方出了问题,您看这样好吗,我亲自送过来好吗?好的,我马上就来。”说完这些,铃儿爸爸匆匆把稿件打印出来,用袋子装好后,便出门了。可是还没有下完楼梯,就被管理员及其他租户拦住了,原来刚才管理员知道铃儿的爸爸要把他们这里的事情公之于众之后,怕以后没有人再来租这里,这样他们就永远出去不了了,于是叫来这里所有的租户,一起来阻止。

他们一个个都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一个个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一般,用手里的硬物攻击着铃儿的爸爸,口里不停地说着:“不要让他走”铃儿的爸爸也被这突如来的情景吓住了,还没等反应过来,手上就被刀划开了口子,顿时鲜血直流。铃儿的爸爸赶紧往家赶,而他们却像幽灵一般死死跟着,铃儿听到门外爸爸的喊声,赶紧打开了门,门刚打开,爸爸便冲了进来,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就被追来的人拦住了,铃儿和她爸爸好不容易才将门锁上,可是门锁并没有起多大用处,不一会儿,门就会外面的人撞开了一条逢,他们的手都伸了进来,不停地乱抓着,嘴里仍不停地喊着地“不要让他走了”他们就像一个个没有灵魂的躯体。铃儿知道硬来是不行了,不出去,她和她的爸爸可能都会被这些人打死。于是铃儿打开了房间的窗子,要爸爸从这里先逃走。让她来和这些人先解释,等他们冷静之后,再叫他回来。

因为没有别的方法,铃儿的爸爸也只好这么做了,于是他和铃儿从窗户逃到了公寓的大门口,这时,铃儿才发现现在离十二点只有四十分钟了,铃儿必须在这个四十分钟里解开这里的秘密,才能安抚这里人的情绪。于是铃儿叫爸爸先躲在公寓附近,等她解决好一切后,再打电话叫她回来。

看着爸爸远去身影,铃儿觉得就在今天,就在今天十二点一切都会真相大白。而且铃儿的直觉告诉她,这些秘密都在房东的家里,那间很久没有人居住的房间。尽管她之前已经去过几次了。

又是这间破旧的房子,不过此时的这里显得更加的阴森。铃儿知道时间的宝贵,可是任她怎么拧这张门就是打不开,这时玲了看到楼梯处有一把消防斧头。于是她拿过,用尽力气朝门锁砸去,一下,两下,三下,终于门锁被砸开了,门虚掩的打开了,铃儿拖着斧头推开虚掩的门,里面和铃儿想像中的一样漆黑,但是却是超出想像的凌乱。看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打斗。铃儿从客厅来内房,从这里的摆设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女生的房间。铃儿环看四周,这时,铃儿发现一面的墙的颜色与其它的墙颜色明显有不同,而且上面似乎还盖上了一些什么东西。

铃儿慢慢走过去,小心的用手触摸着这面与众不同的墙,铃儿发现这面墙湿湿的,上面盖了水泥。难道……铃儿的心一惊。她摸在墙上的手似乎已经感应到了些什么。铃儿没有再多想,抡起手中的斧头朝着这面墙挥动,砸墙的声音把其他的租户也吸引了过来,他们悄悄的站在铃儿身后,看着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墙体被慢慢挖开了,包括铃儿在内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会看到什么,会发生什么。终于,铃儿的斧头停止的挥动,铃儿看到了,大家也都看到了,原来这面墙的背后真的有秘密。这是怎么样的一具尸体啊,除了一身校服还有个轮廓,整个就剩下个骷髅了,不过从骷髅头上的稀稀拉拉的长发,大家都可以肯定她就是一直被大家认为已经失踪了的房东的女儿。可是为什么房东的女儿会死在自己家的墙中,而且报案的却是她的父亲呢?也许这些疑点就是为什么这所公寓自从房东的女儿失踪后出现这些奇怪的事情的根本所在。

在另一地方,铃儿的爸爸正在焦急地等待铃儿打给她的电话,因为现在距离十二点只有五分钟了。就在这个时候,铃儿爸爸的手机突然响了,果然是铃儿打来的。“爸爸,你快回来吧,他们都不再怪你,不在追究你的了。”“好的,我马上就回来”说完,铃儿的爸爸赶忙往公寓赶。就在公寓这边,铃儿和其他人已经在公寓门口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就在这时,铃儿爸爸的身影出现了。看得出他跑得很辛苦。就在指针指向十二点的一瞬间,铃儿的爸爸滚似的滚过了那条生命线。他躺在线的内侧。大口喘着气,这时铃儿慢慢走到爸爸身边,脸上却没有任何高兴的表情,“爸爸,你现在知道你错了吧。”“我,我,我知道错了”铃儿的爸爸似乎还是没有缓过气来,仍躺在地上不能起来。

铃儿蹲下身来,看了爸爸一眼,接着做出一个另的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举动。只见她把地上那根线从爸爸的内侧又绕到了外面,这样,他的爸爸等于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回到公寓,爸爸十分惶恐地看着铃儿,刚想爬时来,却被铃儿用脚顶了出去。就在这时一个恐怖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后面,是她,房东的女儿。只见她伸出只有骨头的手用力的掐住了铃儿爸爸的脖子,顿时他的爸爸两眼往外鼓出,脸部的表情变得十发扭曲。双脚不停地用力蹬着。不一会儿,铃儿爸爸的脚不再蹬了,眼睛,鼻子,嘴里到处都流出了血。铃儿的爸爸死了。

铃儿站起身来,这时铃儿看到她了,而她恢复了往日正常的样子,只不过她的眼睛中充满了忧怨。她望着铃儿,铃儿似乎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铃儿正在房间睡觉,突然,铃儿房门被打开了,原来是酒醉的爸爸。铃儿刚想问爸爸有什么事,只见爸爸不由分说,脱下衣服爬到了铃儿的床上。用力拉开盖在铃儿身上的被子,铃儿知道自从妈妈去世以后,爸爸有时就会把她当作妈妈,所以她不敢回家看爸爸看她的眼神,没有想到,这次爸爸竟然会对她做这样的事,铃儿努力挣扎着,就在挣扎过程中铃儿看到一个身影站在她的面前,是她,失踪了的房东女儿,她在用带有忧虑和怨恨的眼神看着这发生的一切,铃儿没有挣扎了。

转眼间,铃儿又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周围十分凌乱,在房间里同样有一个喝醉了的男人,不过铃儿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了一个小女生,对着这个男人叫个声“爸爸”然后走进了房间。“这个小女生不就是房东的女儿吗,那么这个男的就是房东了”铃儿站在房间的一角看着这一切。可是还没等女生走进房间,她的爸爸马上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她:“来,快来,陪陪爸爸”然后不由分说,将她推到床上,不顾女儿的反抗和求饶,撕扯她的衣服,铃儿看到这一切,想上前帮忙却怎么也动不了。这时候,房东的女儿打了她爸爸一嘴巴,逃开了。可是她爸爸没有罢休,上前拖住了他女儿的脚,将她拖倒在地,见她不肯合作,便用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就这样直到他的女儿不能在动弹了。

铃儿经过一切后,再次回到了现在的空间,看着倒在地上的爸爸,和站在面前的她,“原来你和我一样,有同样的遭遇,我知道你是来帮我的。”铃儿说完这些,女孩便消失不见了。“也许她和我一样,都解脱了吧。”

“我还从来没和你这么近距离的坐在一起过,公寓的人都搬走了,不过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陪着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再孤单寂寞的了。”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siwang.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