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恋爱 - 正文

外遇为什么那么有魔力?

1

不是母亲节了吗,我就买了一个温暖牌洗脚盆想去送给我母亲,好让她老人家,跳舞的时候身轻如燕,步莲生花。

刚到小区门口,就看到围观一堆人,闹哄哄的,有骂声,有哭声,有吼叫声,有撕扯声。声声入耳。我就用洗脚盆开路,闯入了内围。骂架的是我母亲的老邻居。

男的50岁,女的48岁。只见那女的头发披散,座在地上,几根发留在前额,被汗珠湿透贴在脸前,像符。嘴角冒泡,干裂,吐沫四溅。奶子耷拉捶在胸前,一起一伏。衣服扣子裂开几颗,肚皮上的肉叠峦起伏,一腿盘着,一腿展开。一手支撑着地面。

只见那男的骂到:瞧你那熊样。

我看了一眼,那男的旁边站了一女的,也是40多岁,打扮得体,笑语嫣然,粉唇嫩眉,一手轻微捂着嘴,露出嫌弃地上女人的眼神。男的则一胳膊抱着那女的,一手指指着地上的女人:回去吧,别丢人现眼了。

此刻的我,真的想拿洗脚盆砸那一对狗男女身上,可我更想砸醒的是地上的大姐。N年前,老公外遇,跟她离婚,当时他们家有两个再读高中生,大儿子,二儿子,学习都数一数二,很拔尖,可就是那个时候,男人有了外遇,一心想离婚。闹的整个小区都知道了。孩子们也无法尽心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大姐就跪求男的,等孩子考上大学再离婚。男的等不及啊。(我想问大哥,是皇宫选拔太监,你入选了吗,你等不及要去搞)急不可耐的要跟媳妇离婚。就在离婚那一年,两个孩子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成了倒数一二。那年没有考上好大学,大儿子纯粹没有考上大学。二儿子还行,考了个三流的大学。大儿子想复读。可基于家庭情况,没有复读,早早的踏上了打工之路。

当初为了儿子考大学,离婚的时候,就把房子给了这女的。现在这男的又回来索要房子,说那是婚前财产。这弄不好多是旁边那小三挑拨的回来索要房子。

可如今,看看地上的大姐,除了身上的肥肉,还有什么?大姐哭着说:儿子以后回来要娶媳妇的,你怎么忍心把房子也索要回去。呜呜呜。男的就说:以后孩子娶了媳妇可以过去跟我一起住。旁边那女的就白了男人一眼。意思是不要跟他儿子一起住。男的就哄那女的:这不对策吗。男的为了外遇,不惜家庭和儿子的高考,如今又回来要房子。

我把地上的大姐扶起来,一瘸一拐的回了家。可如果那真是婚前财产,那房子可真说不准要被男的索要回去。突然想起《鬼迷心窍》里的话:四千年前一起建的城堡?,如今已风化的不少,?周围只有苦涩围绕,?却找不到那条木桥,?穿过时空才发现?,曾经的一切都是四大皆空。

2

前几天,看闫妮演的《亲爱的》。她在里面饰演李宝利一角,她老公叫马学武,追求人家的时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追到手,步入婚姻的殿堂。逐渐的被乏味取缔。马学武在厂子里上班,逐渐的混成了主任的职位,就有叫欣欣的一女的上来献殷勤。

刚开始,马学武想起他们夫妻恩爱的时期,也不敢轻易走进欣欣,可架不住欣欣一而再,再而三的勾搭啊。先是端茶倒水给主任。后又哭哭啼啼说老公经常打她。想投怀送抱。马学武想安抚欣欣,就被欣欣一抱。这一抱,让马学武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这样一个风姿绰约、娇美动人的女人在自己的怀里。

欣欣就亲了一口马学武,就把马学武浑身死去的基因都复活了。他要找机会回亲啊。就如坐针毡啊。就夜不能寐啊。找机会,于是夜黑风高。他约了欣欣。马不停蹄奔了酒店而去,两个人如胶似漆,颠鸾倒凤。一番过后,马学武抹了一下嘴唇: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爽过。欣欣啊,你怎么那么美啊,怎么那么有味道啊。

尝到了腥味的马学武,就回去看李宝利,怎么走路都不顺眼啊,怎么洗脚都那么不优雅啊,怎么笑都那么膈应啊。怎么说话都那么噪音啊,怎么做饭都那么难吃啊,怎么上床都那么不风情啊。总之,就是看啥都没有胃口。

李宝利就想啊,这些年,我不一直这样笑吗,一直这样做饭吗,一直这样洗脚吗,一直这样抠鼻屎吗,一直这样走路吗,怎么最近啥都不对啊,她就起了疑心,监督马学武,果然抓奸在酒店。那个时候,外遇算重罪,就把马学武逮捕了。出狱之后,主任的位置就被撤职了。欣欣也不搭理他了。

可是当年那股腥味,这些年,让他魂不守舍,让他不能自持,让他余音绕梁。他消瘦了,那些“腥味”,在他唇间挥之不去。垂头铩羽。他就计划找到欣欣,重新恢复当年那些被割断的“腥味”。

可欣欣说:那些腥味再也回不去了。拒绝了他。

回来之后,马学武萎靡不振:精神颓废,不迟几天,就跳江了。带着曾经让他余音袅袅的腥味,跳江了,死了。

3www.idduu.com

我们老家,有一对夫妻,人男的高大帅气,风流潇洒,女的谦和柔美,拂面吹风般的笑容。一家人是做豆腐生意的。豆腐做的很好。味道鲜美。松口滑嫩。后来,人家就想着到城里做生意。

刚到城里前几年,立足比较困难,租房子,搞设置,家具什么的,统统都需要人力,劳力。夫妻两人吃苦耐劳,日夜兼程,把生意搞得小有名气。他们做的鸭血粉丝汤,非常的有味道。刚开始去学习,晚上不断的熬夜,把自己吃成了粉丝,喝了不少鸭血。终于有了今天的成绩。

在城里买了属于两个人第一套房子。回村里过年,女的因为长期熬夜吧,皮肤发黄,眼角深陷,看上去老了足足有十岁左右,男的依然风流倜傥。注意打扮,注意外表。

去年我们回去,听说她们夫妻两离婚了。男的直接把那新女的带回了老家。而且还当众耳鬓厮磨。打情骂俏。当众掐对方脸蛋,当众嬉笑。当众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当众背着她过村里的那条河,当众骑着自行车把她塞在前面梁子上,还回头吻一下他的唇。当众在麦子地里媾和。

我就想问,你儿子13岁,正上初中,你儿子知道你这么浪吗?你前妻座过自行车的前梁子上吗?那条河好多年了,你背过你前妻吗?前些年,你把你前妻叫去麦子地,是叫她去收割麦子。今天尽然不知道麦子地有这个用途啊。

还有啊,村头那座桥,不是用来你亲着我,我亲着你,照相用的,那是乡亲们去镇上赶集用的。还有啊,啊,啊,那油菜花地,是乡亲们明年炸菜油呢,不是让你们换着姿势激吻用的。再说特么,那油菜花都开了30年了,你前妻怎么只知道用来炸籽用啊。她怎么不知道还可以用来媾和啊,激吻啊,照相啊。摆POS啊。我想告诉天下妇女,如果你们家附近有麦子地,有韭菜地,有油菜花,请麻烦不要想到先做菜,它还可以用来照相。

毕淑敏问:一个女人什么时候享受啊,我告诉你,现下,立刻,马上。

4

我曾经看过一个《卸磨杀驴》的寓意故事:

它死的那天,我跑到现场。看它躺在磨旁,骨瘦如柴,毛色杂乱,瞪大眼睛。死相十分凄惨,唯独一条腿还使劲前驱。我知道它死时,仍是要拼命拉磨。因为昨天晚上,它说马上过节了,要最后努努力,把剩的400斤豆子磨完,完成任务,然后再回家好好休息。只是没想到,还是死在了磨上。我刚刚认识它的时候,它还是驴中的劳模,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我见过它磨面,步伐稳健均匀,面又白又细,没有一点杂质,而且一直勤恳任劳任怨,年年得到主人的称赞。

它风姿卓越的去磨面,它风尘仆仆的去磨面。

后来,体制改革了,有宣传驴,有监工驴,有计划驴,有一线驴,有拉磨驴。驴分了这么多类,每个类别都得具体干点工作。磨面的工作也要求,不断的推陈出新,来配合宣传工作。原来老老实实拉磨围着磨转圈不行了,不符合时代的潮流。于是先向大马学习,借鉴马拉车的先进经验,大步拉磨,后来知道驴马差异太大搁置了。又学习牛耕地的方式直线拉磨,发现技术上做不到,也失败了。很多驴没办法了,就只能变着花样拉磨。有的跳着拉磨,有的爬着拉磨,有的跪着拉磨,有的打滚拉磨,折腾一天,腿都要断了。

折腾一圈,很多毛驴怨声载道,干劲不足。主人为了激励毛驴拉磨,就制定了一个计算工作量的办法。将驴每天拉磨的数量,磨面的数量、质量,都进行指标化管理,年底考核谁磨面多,就有奖励。奖励多的就可以积分,然后晋升为管理驴,不用再拉磨了。我当时就提醒它,不要再相信主人了,他曾经在驴面前放过一根胡萝卜骗你们。

可它不听,还是拼了命的干活,连续三年都是第一。它自己带上大红花的时候,都觉得要熬出头了。可后来,主人却提拔了另外一头驴,原因竟然是那头驴会唱歌,是稀缺的驴才,给主人挣了面子。从那时起,它的信心受到了摧毁性的打击,慢慢的开始心灰意冷。

我看它意志消沉,无心磨面,也曾劝过它离开,找一份轻松点有前途的工作。很多毛驴出去拉车、载客,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可它自己坚持认为,磨了这么多年的面,什么都不会了。年纪大了,拉车载客都不容易,已经学不会了。拉车自己没有那么大力气了,载客弄不好会伤到客人。现在虽然不如意,但总算安稳,就这么混着吧。

可就算混日子,也还有那么多的活要干。我看它每天依然上磨磨面,下磨回圈。转磨的时候没精打采,脚步散乱,磨出来的面有粗有细,有的还带着土,精气神完全不复当年。

终于有一天,毛驴还是倒在了磨边,就像主人号召的“好毛驴就要死在磨边”。主人来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哭了半天,一滴眼泪没有。只是说起来它曾经多么优秀的毛驴,把一辈子献给了磨面事业,号召活着的毛驴们向它学习。

等围观哀悼的毛驴散开之后,我看主人走进厨房,吩咐厨子,把驴杀了,肉炖了,皮熬成阿胶,给太太补补身体。

5

婚姻的体制,如果不改革,你就是那个拉磨的驴,你用整个青春磨了一辈子的面,最后把面都给了一个叫“小三”的女人吃。

不要再守着上一辈的婚姻观,把自己陷在在一个圈子里任劳任怨一辈子。不要相信男人说的:你很好看,不需要减肥,不需要买。你做家务很好看。狗扯。当生活给你卸磨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杀驴”的人。不要忘记了中年男人有两大人生抱负,第一,升官,第二,死老婆。

微信公众号:毒舌女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waiyu.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