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变味显摆

吃饭摆谱,古已有之。

世事通达的人早就明白,如果按正常方式挥霍,实在奢侈不到哪里去:一个人一顿能吃多少猪、牛、羊肉,喝多少茶水?所以,显摆这事,得变着法来。

对正常人来说,枣子是用来吃的,蜡烛是用来照明的,茶水是用来喝的,珍珠是用来观赏做配饰的。可是,王敦当了驸马爷才知道,枣子是上厕所时用来塞鼻子的;国舅爷王恺见了石崇才知道,蜡烛是用来当柴烧的;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才知道,茶水是用来饭后漱口的;至于珍珠,传说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为了在情夫安东尼面前显摆身份,拿颗珍珠往饮料里一溶,仰头就喝;小周后跟李煜在南唐时,嫌蜡烛燃烧时有烟气,晚上过夫妻生活时都用夜明珠照明。这些都属于开发物品的第二用途,不按常理出牌。

但是,有种显摆方式就甚为土气,如同药不对症。欧洲中世纪许多贵族,因为生姜、胡椒这些香料贵重,就变着法子地显摆。比如,在葡萄酒里放生姜喝,引以为风雅。这种喝法搁到如今,非把人笑炸了不可。

作者:张佳玮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xianba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