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情文章 - 正文

做你的眼睛

很久没有回老家看望父母,终于决定走一趟。

后几十公里全是山路,坎坷不平,颠簸的厉害,一路坐下来早已腰酸背痛。糟糕的是,刚下车才就发现下着毛毛细雨,看着这大包小袋的,我不禁开始发愁。好在这离家里只有一两百米,不算远。刚走了几步,我看见母亲站在核桃树下,好像在看着什么,神情还挺专注,就连我走到她跟前也没有觉察到。“妈,看啥呢?”听见我的声音,母亲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两只眼睛笑成一条线:“你拿这么多东西,不累啊?”我要实话实说,母亲肯定会生气,又要说我乱花钱,干脆来个善意的谎言。“呵呵,我换洗用的。”

推开虚掩着的门,见父亲正用篾条编背篓。母亲赶紧烧水。我凑到父亲耳朵边:“爹,妈在外面看啥呢?头发都淋湿了也不进屋?而且我都在她面前了还注意不到。”父亲看了母亲一眼,遥遥头:“哼,她呀,只要头天晚上梦见你,第二天下午5点,就雷打不动地站在核桃树下,望着白崖子出神(回家必经路口)。我见外面下雨,喊了她几次都不进来。你这回总算如她所愿了。”我听着鼻子酸酸的。母亲不说话,朝着我一个劲的傻笑。父亲指着菜板接着说,“你不晓得,她说你爱吃饺子,吃完午饭就在那里忙着,又是和面,又是洗韭菜,剁肉,捣鼓了好一阵.还摆着呢。”确实有很多饺子。可仔细一看,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纹理,还歪歪扭扭的,没什么看相。要知道母亲的手一直都很巧,做什么像什么还非常漂亮,是整个村上出了名的。我质疑的看了看父亲:“这真是妈做的?”父亲欲言又止,埋头去编他的背篓。母亲点了点头算是打消了我的疑问。

母亲很快端出热腾腾的饺子,并吩咐哪碗是我的,哪碗是父亲的,哪碗是自己的。看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饺子,我忍不住在三个碗里各拈了一个吃。味道却全然不一样。我碗里是肉馅,父亲碗里是韭菜肉馅,母亲碗里则是菜馅。一股暖流涌遍全身,端起母亲那碗菜馅饺子大口吃起来。“妈,给我弄点熟油海椒,切点葱花,这样吃起来更香。”等母亲什么都弄,拿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她碗里的饺子吃干净了。“妈,其实不用熟油海椒和葱花也很好吃!你也快吃吧,凉了。”我调皮地朝母亲竖起大拇指。母亲吃了一口饺子,皱起眉头既而又开心的笑了,笑得很美很幸福

“难得在一起,你们聊。”父亲边收拾碗筷边说。母亲拉着我上楼,从床头柜取出双布鞋兴奋地说:“来试试,肯定要得。没有街上买的好看,但穿着不湿脚,平稳,轻巧,好走路。”果真还蛮合脚的,只是都这么多年了,母亲怎么还记得我的尺寸呢?我有些不解。又拿起鞋,发现针脚很乱,鞋面和鞋底之间,还有个口子没有衔接起来。做工也显得很粗糙。可能是太忙了。“妈,没有时间就别做嘛,我要穿可以去买呀。有时间多休息一下,不要太累了。”“不累不累。这双是建军的,这双红色是杰儿的,红色喜庆。”母亲说着又拿出两双。忽然觉得眼睛润润的。

父母都是农民,没有什么技术。自然条件也很差,纯粹是靠天吃饭,加上还有年迈多病的爷爷奶奶,可以说常年都是入不敷出,而每次开学就是全家最难熬的日子。母亲从不言苦,基本上没有听见她叹过气,随时都笑呵呵的,像有什么喜事样。别人的庄稼用化肥,母亲就用农家肥,别人的庄稼锄一次草,母亲锄两次三次,结果长势也不比别人差。别人睡午觉,母亲背着背篓割蓑草,扯柴胡,挖麻药。别人晚上都睡很香了,母亲却还点着煤油灯,纳鞋底,做鞋面。母亲的布鞋做的很好看,人也很热情,左临右舍都爱找她帮忙。母亲似乎看到了挣钱的办法,男鞋女鞋,大大小小,各做几双,拿到街上,居然还能卖个好价钱。邻居也开始向母亲订做,人家给7元,她收6元,给5元,收4元。以别人的话说就是经济实惠。母亲就靠这补贴家用。用她的勤劳和智慧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那个时候,就觉得母亲是天底下最能干的女人!那个时候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妈,等我长大了,就挣钱买鞋给你穿.

凌晨4点过,我被父母的谈话声惊醒,尽管声音很小。“把核桃全部装上,娃娃吃了身体好,还补脑,花生另外装个口袋。洗个油壶装桶菜油,自己的吃着放心,又不用钱买。”“晓得,晓得,不放心你来收拾,我去做饭。”我披着衣服“妈,你们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折腾啥子啊?”“没啥,明天要赶车,快睡你的。”我叹了口气,又躺下,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那歪歪扭扭的饺子,做工粗糙的布鞋,父亲欲语还休的表情,总感觉怪怪的。难道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会不会是母亲的眼睛不行了?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临走前,我把母亲叫到梳妆台前。“妈,我给你梳次头发了吧。”看着母亲瘦弱的身体,花白的头发,浑浊的眼睛,苍白的脸,我拿梳子的手不停的颤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再。眼睛不自觉的开始润湿,哽咽着:“妈,女儿的眼睛漂亮吗?”母亲看着我,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目光里有欣赏、有骄傲、有怜惜、有不舍,“我女儿的眼睛肯定是最漂亮。!”“那么,妈妈,让我做你后半辈子的眼睛吧!”母亲转过身,用袖口擦着眼泪,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流泪,像珍珠,那么晶莹那么闪亮。再一次刺痛我的心。

因为路滑,我坚持没有让母亲送我。父亲扛着两大口袋,默默的走在前面。“爹,妈的眼睛什么时候成这样的?”我打破沉默。“熬夜太多,早这样了,是她一直不让告诉你,怕影响你的工作。”不知道是雨越下越大,还是心情太潮湿,也或许是脑海中的饺子和布鞋挡住了视线,我看不清脚下的路……

回到家,我疯了似的到处查找关于眼疾的医药书籍。"哟,这布鞋里怎么有400元钱呀?”老公惊讶的看着我。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床上痛哭起来。电话却响了,是老家打来的。我抹了眼泪开口就问:“妈,你咋往鞋子里放钱呢?”那头传来母亲的笑声:“给杰儿的压岁钱,我都两年没有看见孩子了。你咋也把钱放枕头下,还买那么多衣服放衣柜里,得花多少钱呀?一点也不会过日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哽咽着“妈,你做的鞋子很漂亮,穿着也很合适……今年过年,我回来吃妈做的饺子……今年,女儿还你一双最漂亮的眼睛!”

(这是埋藏在女儿心理二十多年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同时祝福天下所有母亲健康幸福)

来源:美文网|http://www.mwcj.cn 作者:沉醉不知归路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yanjing.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