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情文章 - 正文

爷爷的“私房钱”

奶奶九十大寿,连多年未曾走动的亲戚都来了,奶奶却似乎不怎么开心,“暖寿”的时候,还流下了眼泪。让我们一帮小辈很是不解。

白天的时候,奶奶的心情还不错,刚过完年,在外地上学的、工作的都回来了,特别是她的侄子一大家近十口人,特地从广州赶了回来。他们在广州经营着家族企业,多年未曾回乡过年,这次借着给奶奶祝寿,都回来了,最小的娃娃还抱在手上,算起来是奶奶的第五代。五世同堂,老寿星当然高兴。

寿诞的前一天是“暖寿”,晚饭后,所有的晚辈,按长幼的顺序,一家一家给老人家磕头,送上祝福的话。奶奶手里拿着个纸袋,里面是一个个红包。所有的晚辈,人人有份。大人们相互开玩笑,按着磕头之人不让起身,跪着的只好一拜再拜,围观者笑得挤作一团。娃娃们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跪在拜垫子上,磕头如捣蒜,因为磕头之后,老寿星会发红包。大人来拉,也不肯起来,大人笑,娃娃也笑。老寿星开始也笑,笑着笑着,竟流下了眼泪。晚辈们不知老太太是怎么了,都笑她是太高兴,眼泪都出来了。后来发现不大对头,奶奶起先只是偶尔抹一下眼睛,后来,竟呜呜地哭出声来。

爸爸悄悄告诉我,奶奶流泪一定是因为想起了爷爷。爷爷与奶奶同岁,七十大寿、八十大寿,都是老俩口一起,双双坐在中堂前的太师椅上,接受晚辈们的叩拜与祝福。奈何爷爷去年走了,九十大寿,中堂前摆放的,只剩了一张太师椅。那一刻,纵然眼前有再多的欢乐,身边却没有携手相伴了七十年的他,奶奶怎不伤感!

妈妈常说,你奶奶享了一辈子的福。尽管爷爷脾气不好,但是他把里里外外都照应得好好的,奶奶除了做饭,什么事都不用管。老俩口一直住在乡下老宅里,任凭两个儿子百般劝说,就是不肯进城。奶奶有时会去城里住上几天,爷爷却一定要当天来回。爷爷年轻时在上海一家店铺里当伙计,后来为照顾老娘,也为了跟奶奶团聚,回到了家乡。妈妈说,自打她嫁进吴家门,就没见爷爷在别的地方住宿过,无论是去儿女家,还是去他最疼爱的妹妹家,一定会在晚上赶回家。“不知道那个破家里有什么宝贝!”我曾问过爷爷,爷爷笑而不答。再问奶奶,奶奶说,他还不是惦记他那点菜地,怕让鸡给糟蹋了!爷爷在门口空地上种了各种各样的菜,老俩口根本吃不完,就送给邻居,带到城里给我们,还吃不完,就到集上去卖。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他去世前两年。为此,儿女们不知阻拦过多少次,菜卖不了几个钱,路上出事怎么办?!但任你说再多,老爷子照样隔三岔五骑上自行车去卖菜,他说,那么多的菜,吃不完长老了,可惜了。再说,用卖菜的钱,割点肉买点鱼,正好。劝说不动,儿女们只得由他去了。

爷爷的身体一直很硬朗,一辈子没进过医院,似乎能永远撑着这个二人之家。想不到说倒下就倒下了。爷爷快要不行的时候,把奶奶叫到床边,交给奶奶一张存折,1万多。大家都惊住了,因为平时家里是奶奶管账,爷爷身上只有一点零花钱。难不成爷爷还存了私房钱?爷爷说,这是他卖菜存的钱。爷爷握住奶奶的手,说,老太婆,以后,我不能再照顾你啦,我走后,你不要一个人住在这老宅里了,住到儿子家里去。这些钱,让孩子们帮你买些吃的穿的。我每次卖完菜,都留一点钱,给你存起来,就是怕我走在你前面。奶奶当时就哭了,说,我要你的人,不要这些钱!爷爷已经很虚弱,但还是笑了笑,对奶奶说:“我走后,儿子女儿肯定不会亏待你,但是我还是想给你留点钱,用老头子挣的钱,你是不是高兴些?我脾气不好,常常让你受气,你担待些,别记恨我……”闻听此言,奶奶泪如雨下,站在床边的姑姑们也湿了眼眶。

奶奶没有听爷爷的话,她坚持住在老宅里。即使到城里,住不了几天就要回乡下,儿女们只好轮流去照看他。他们知道,老宅里有爷爷的影子,有他们一起走过的七十年岁月,奶奶哪里舍得离开!去年底,传来消息,老屋要拆迁了,爷爷的菜地,树,花,连同老屋一起,都将不复存在。爸爸和叔叔决定,在老屋里给奶奶热热闹闹过一次生日,既为祝寿,也为向老屋告别。

“暖寿”时,奶奶给我们发的红包,即是爷爷留下的钱。那一刻,奶奶一定是又想起了爷爷的话:老太婆,用老头子挣的钱,你是不是高兴些?

爷爷的“私房钱”

转自:宁可·水之湄·吴小抿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yeye.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