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永不贬值的财富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16岁的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大学,这在偏远的山旮旯里可是一件新鲜事,村里为此专门请了乡电影队来放了场电影,以示祝贺。左邻右舍,张王李赵的婶子,大娘知道我们家穷,也都你家十元,他家八元地往我家送钱,帮我筹学费。望着桌子那一堆零碎的人民币,我被这淳朴的乡情、善良的父老乡亲深深地感动着。

但令我终生难忘的却是入学前发生的一件事。那天上午,我正在家收拾行李,准备起程。忽然,听到门外有个苍老的声音喊:“山子他娘在家吗?”母亲听见了,赶忙去开门。门外站着村里的那个瞎眼的老婆婆。老人家一生没儿女,相依为命的老伴死后,她大病一场,两眼失明了。平常只好握着跟竹竿,摸索着在左邻右舍要地瓜皮子,拿到镇子上去换点儿针头线脑,用以度日。母亲急忙把瞎眼的婆婆让进屋里坐下,然后,喊我倒茶。婆婆对着母亲讲了一大堆赞扬我有出息的话夸奖了我一通,又把我喊到她身边,用她那枯柴似的手颤颤抖抖地从灰蓝色的土布兜里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一元钱,对我说:“山子,我这个瞎老太婆也没钱,这两元钱是我用地瓜皮子从小贩手里换来的,2毛钱一斤,我共卖了10斤,你别嫌少,拿着买本书吧。”

怎么,两元钱?瞎婆婆手里分明拿着一元钱呀!望着瞎婆婆那满脸刀痕似的皱纹,干瘪的眼睛,我和母亲瞬间都明白了。多么奸诈的小商贩,他们竟伤天害理地欺骗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婆子!要知道,这10斤地瓜皮子,瞎婆婆要风里来、雨里去在黑暗中摸索多少天,奔走多少家呀!

“怎么,你嫌少?”瞎婆婆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母亲含泪示意我快接下,我颤抖着手从瞎婆婆手里接过那山一样沉重的“两元钱”,眼泪早已夺眶而出。

许多年过去了,如今,瞎婆婆早已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但老人家留给我的那一元钱,我却一直珍藏着。因为,它在我的眼里,已不是普通的一元钱了,而是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不贬值的精神财富,它让我在人际关系日益商品化的今天,也懂得如何用一颗真诚的爱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作者:张正直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yongbubianzh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