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我们是上床不是做爱

chuang

“方便出来上个床吗?”

阿港看着清荷发过来的消息 ,拿着手机愣了愣,他有些不相信清荷说的出这样轻佻的话,清荷是他的前女友。

他拨通了清荷的电话,里头传来清荷独有的声音,深沉略沙哑。“喂,我在你学校门口,出来吧。”熟悉却冷漠的语气。“好。”他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内心其实已经小鹿乱撞。他已经几个月没有见清荷了,他们分手是在电话里说的。异地恋让他们分手都变得草率。

阿港迅速从床上跳下来,把鞋子穿上就跑出了寝室,顾不得自己胡子拉碴的模样。他想见她又怕见她,清菏是个为爱痴狂的女孩 ,就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女主角松子。

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阿港点了根烟走在萧瑟的冷风中,离校门口越近他的脚步就越慢,烟就抽的越猛。清菏看见他率先走了过来。“走吧,还是‘爱家’。”

没有一句寒暄直奔主题,阿港心想大老远跑来就真是约炮?他看着身边的清荷,复古牛仔裙搭配镂空蕾丝短衣,红唇妆短发。冷艳的让阿港无所适从。

“爱家”是他学校附近的一所小旅馆,每次清菏来看他,他都会提前在“爱家”订好房间。旅馆环境不好,连热水都没有,但是便宜,一夜五十。清菏来看他得坐三四个小时的大巴,每次他看着疲惫不堪的清菏洗着冷水澡直哆嗦都没有一句抱怨的时候,他其实没有所谓的感动的涕泗横流,“她哪儿有那么娇贵。”阿港那时候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他已经习惯了清菏的好,时间久了甜言蜜语都懒得再敷衍。现在他再看清菏,心里竟衍生了一丝愧疚。

旅馆里的白炽灯亮的让阿港睁不开眼睛,一路走来他和清菏都是沉默的无言以对。他看着清菏坐在床上娴熟的点了根烟,吐着烟圈。他坐在清菏边上有些手足无措,就也拿根烟抽了起来。“最近还好吗?”他不想彼此尴尬,又或者是不想自己尴尬。

“挺好的。”清菏抬起头和阿港四目相对,他看着清菏冷漠的眼神没有一点炽热。但是她的手已经开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红唇已经挨上了他的嘴唇。阿港想这就是赤裸裸的挑逗啊。血气方刚的他哪受得了啊,况且这还是自己的前女友。情欲在此刻已经冲上了阿港的心头,他直接把清菏扑倒在床上一阵翻云覆雨。

“做爱成瘾了吗?”情欲散去后阿港点了根烟,他觉得不是他睡了清菏,而是清菏把他睡了。大男子主义在他心里作祟。清菏轻蔑的笑了笑说:“我们是上床不是做爱。”

“你清菏来找我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欲?那把我当什么?发泄性欲的工具吗?”阿港没想过自己会说出似女人说出的话。

清菏似是没听见,一件一件地穿着刚才脱掉的衣服 ,突然她双眼通红的转头甩了他一耳光,大声吼道:“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清!”等阿港缓过神来,宾馆里只剩他一个人,如果不是地上醒目的避孕套他会以为刚才是一场梦。

清菏固执的认为,既然开始了一段感情就不能轻易结束,就算到了分手的程度,也必须以自己的方式来做个了断,清菏和阿港的了断就是再上一次床。是上床不是做爱。上床是发泄情欲,做爱是爱到深处灵魂的结合。

所以分手几个月后,清菏买了一张去他那儿的车票去做自己感情的了断。坐在车上她想起和阿港恋爱的时候,每个星期都会迫不及待的去看他,即使来回得坐八九个小时的大巴。然而“深情总是拿来被辜负的”这句话,在清菏身上验证了。

出轨的男人会拿出一万种理由来为自己辩解,阿港的理由是“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在他学校附近的餐厅里,清菏把手机直接甩他脸上了,在旁人纷纷侧目诧异的眼光里,清菏快步逃离这个刚才让她情绪崩溃的地方。

清菏在大街上无助的走着,她满脑子都是他和那个女孩露骨的聊天内容。阿港追过来拉住她,清菏不顾形象的和他撕打着。他一直在清菏耳边说,是那个女孩喜欢他勾引他。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清菏现在相信这句话了。当那么赤裸裸的真相摆在她面前,她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说的话。在无数次失眠夜里她对自己说:“他是爱你的他是在乎你的,他是爱你的他是在乎你的。”

直到清菏进了医院,她才醒悟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爱过他。

清菏在医院被诊断出子宫糜烂二度,她今年刚满十八岁。当清菏躺在病床上,医生把冰冷的器械塞进自己的阴道检查的时候,她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听着医生冷嘲热讽的说:“还没见过这么小就得宫颈糜烂的。”她无言以对。

离开病床时,她看了一眼床单,上面都是血迹。那一瞬间,她手足无措,她打电话给阿港,她泣不成声。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敷衍。“没事儿,都是小病,”她顿时心灰意冷,把检验单狠狠地攒在手心里。“小病?医生说如果没医治好,我以后可能怀不了孕!你说这是小病?而且我还不能和爸妈说!”清菏这一刻真的情绪崩溃了。

月经来了是不可以做爱的。那时候她推开他,她求他别做爱。他仍然强行和她上床。他甚至在她耳边说:“我就是要把你毁了。”

这样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清菏生病了。在医院的那段日子里,是清菏最难熬的日子。每天在医院里自己一个人打针,一打就是一整天。清菏还必须瞒着父母老师,医药费全是她自己舔着脸到处求朋友借来的,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在那几天已经被践踏连渣都没了。

清菏记得第一天打针的时候,她肚子饿得不行了愣是没有找到一个人送饭,到最后还是一个姐姐给她买了盒饭。她一边狼吞虎咽的吃一边掉眼泪。

阿港这时候在哪儿呢?清菏打电话他,他就随口敷衍几句。在清菏最难熬的日子里,她的男朋友阿港没有精神支持,就更别谈经济帮助了。在某一天深夜里清菏终于爆发了,她忍受不了他这种事不关己的态度。

“我们分手吧。”清菏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和阿港提出了分手。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好。”清菏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以为他不会答应,他以为在她最难的时候,他会和他一起承担责任。然而没有,怎么会有呢?

清菏嗤笑。如果有,他早就坐大巴回来看自己了,怎么会拿自己大学不能逃课来搪塞自己。清菏觉得可笑,在和他谈恋爱的时候,自己不知道翘了多少课,就是为了来见他一面。

清菏不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有多少一厢情愿和自讨苦吃。清菏耳机里放着大话西游里的主题曲《一生所爱》“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命运。”她把车窗打开,冷风就像在甩她耳光,呼呼的风就像在不停的甩她耳光,她清醒了不少。点了根烟抽了起来,吞云吐雾中,她把手机卡丢向了窗外。

作者简介:月色撩人,简书作者,98年双鱼女,新浪微博@Huhuan呼唤

本文地址:https://www.idduu.com/zuoai.html

继续浏览有关: 的文章
Top